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八十四章 一首《春日》壓眾生

八十四章 一首《春日》壓眾生

 熱門推薦:
    齊平川鎮定自若,示意,“許知州先來?”

    許秋生冷笑,“不是齊縣尉在批駁《龍雀語》么,說其辭藻意境不夠開闊不夠豪放,是偽浪漫主義,難道齊縣尉不應該自證觀點?”

    齊平川眼咕嚕一轉,問道:“若是傳言沒假,許知州師承一脈,其實是可以追溯到李羨仙的?”

    許秋生得意輕笑,“是又如何,天下讀書人,三出其門。”

    十個讀書人,三個源出李羨仙。

    當然是夸張手法。

    齊平川一臉認真,“許知州是去年的一甲狀元,才華滿腹,想來也是深諳李羨仙之文風學派,今日既來雙陽縣學,何不一展才華,以勵諸多學子,我等也可大開眼界得見圭玉。”

    不知道的還真以為齊平川在恭維許秋生。

    然而這貨腹黑著吶。

    許秋生的背后靠山是奸相,大家立場敵對。

    對敵人沒必要手軟。

    況且這貨覬覦自己的人才儲備庫,豈能縱容,必須讓他付出慘痛代價,所以齊平川有的放矢,先將許秋生作為靶子立起來。

    批駁《龍雀語》,那是關于李羨仙,和許秋生關系不大。

    所以不如直接批駁許秋生。

    這一招,學的趙負商。

    你許秋生不是一甲狀元么,不是被譽為青云俊子么,今日就在這文章一事上,用絕對實力碾壓,徹底摧垮你的驕傲和尊嚴。

    可謂殺人誅心!

    許秋生心中冷笑,他豈能不明白齊平川的想法,然而何懼?

    我乃青云俊子,一甲狀元!

    會輸給一介武夫?

    笑話!

    沉吟半晌,才對眾學子說道:“那本官便不自量,與在座諸位一起探尋那文道浩渺之巔,若有瑕疵之處,但請諸位不吝指教,也可共上層樓。”

    楊蕘和符祥等人暗喝一聲,好一個青云俊子!

    說話落落大方。

    而且長得也不賴,給人如沐春風之感,這一番氣度和風采,真是個人間仙鶴踏云去。

    儒氣昭昭!

    相對的,齊縣尉就顯得有些不那么君子……

    許秋生從眾多縣學學子的眼中看到了崇拜和仰慕,內心得意萬分,若是能讓這群縣學學子為己所用,短期內相當于在雙陽城里插了眼線,長遠來看,將來若是有人科舉高中,便能在朝堂上相互呼應,最終同氣連枝,我許秋生亦有可能問鼎相位!

    負手來回走了兩步,笑道:“那本官便以今春出仕云西縣途中即興而來的一首小詩獻丑。”

    馬屁學子幾乎是本能反應的附和,一臉阿諛奉承,“許知州才冠京華,即便是即興而來的小詩,想必也是陽春白雪,今日有幸聽聞,實乃三生之幸。”

    楊蕘扯了扯嘴角,有些不適應被拍馬屁的不是他。

    許秋生哪里知道這是個馬屁精,還以為是發自肺腑的贊溢,畢竟這些年他聽這種話實在太多,早已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

    是以笑如春風,意氣飛揚。

    齊平川見狀暗樂。

    這貨是青云俊子一甲狀元不錯,但真不信他能高過李羨仙。

    捧的越高,摔的越痛。

    許秋生搖頭晃腦,書生意氣數風流,輕聲念道:“一夕輕雷落萬絲,霽光浮瓦碧參差。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

    話落,滿堂寂靜。

    這是一首運用浪漫主義手法寫雨后春景詩,雨后庭院,晨霧薄籠,碧瓦晶瑩,春光明媚;芍藥帶雨含淚,脈脈含情,薔薇靜臥枝蔓,嬌艷嫵媚。

    有遠有近,有動有靜,有情有姿,隨意點染,參差錯落。

    詩句運思綿密,描摹傳神,自具一種清新、婉麗的韻味,芍藥和薔薇百媚千嬌的情態躍然紙上,碧綠琉璃瓦,被一夜春雨洗得晶瑩剔透,猶如翡翠,瓦上水珠在晨曦的輝映下浮光閃閃,令人心曠神怡。

    意境上以“春愁”統攝全篇,雖不露一“愁”字,但可從芍藥、薔薇的情態中領悟,又曲折體現了許秋生由于宦途艱險而感觸的多愁善感。

    最妙的是后兩句,許秋生采用以美人喻花的手法,又加上對仗,確實是美不勝收。

    符祥和楊蕘對視一眼,作為縣學最杰出的學子,更能體味這首詩的美妙之處,心中的震撼也遠勝其他學子。

    絕對是不可多見的浪漫主義詩作。

    遠勝許秋生高中后寫的那句“青云過街游翰林,春墨傍身看京花”,甚至比之李羨仙的《龍雀語》,也輸不了多少。

    這首詩之好,足以傳世!

    不愧是青云俊子。

    在震撼之余,符祥和楊蕘備受打擊,心境有些頹廢。

    老教諭也是如此,他本是大儒,眼光見解猶在符祥和楊蕘之上,聞得詩作之后竟然有種曠行漠地多日忽聞甘雨天將的欣喜之感。

    接下來心便沉到了海底。

    這樣一首詩,公子若是拿不出《涼州詞》和《破陣子》那個層次的作品來,必輸無疑!

    不止老教諭。

    實際上此刻所有人都認為齊平川必輸無疑。

    誰都不相信,齊平川還能再寫出足以媲美《涼州詞》和《破陣子》的詩詞來。

    那就太妖孽了。

    而此刻齊平川心里想罵娘,一句脫口而出的臥槽完美詮釋了他的心境。

    這尼瑪不是秦觀的《春日》么!

    秦觀這貨也是浪漫主義詩歌的代表人物,其代表作是寫牛郎織女的那首人盡皆知的《鵲橋仙》,一首浪漫到極點的愛情詞。

    這首《春日》也是秦觀傳世名作之一。

    自己這水平,批駁得了?

    重要的是,許秋生怎么寫出了《春日》?

    難道這貨也是穿越者?

    這不科學。

    心思急轉,隱然猜到了原因:肯定是作者君那二貨為了劇情發展,不得已抄了《春日》,要不然讓那二貨寫一首符合一甲狀元人設的詩?

    他得有這能力嘛。

    一定是這樣!

    萬幸作者君那二貨沒有犯傻,照抄的是《春日》而不是《鵲橋仙》。

    齊平川說了句臥槽之后一直發呆。

    在眾多學子和許秋生眼里,自然是露怯的表現。

    許秋生哈哈一笑,旋即面色一寒,“齊縣尉,這首詩不過是本官即興而來,遠遠不如先賢李羨仙的《龍雀語》,不如齊大人先批駁本官拙作?”

    倒要看你怎么批駁!

    心中暗爽。

    今天我許秋生就要在眾多學子的面前,無情鞭撻你的尊嚴,徹底摧毀你在雙陽的形象。

    讓你今生不敢再提筆。

    雙陽沒了齊平川,便似蛇失其頭。l0ns3v3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