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八十三章 大儒風采

八十三章 大儒風采

 熱門推薦:
    齊平川今日沒穿縣尉官服。

    也沒穿儒衫。

    是以兩位老卒以為他只是來找人的,口吻絲毫不客氣,想來是跋扈慣了。

    齊平川哦了一聲。

    他猜到發生了什么,畢竟不瞎嘛,越過兩位老卒看見了講堂上站著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真是個面如冠玉,皎潔如皓月,可比潘安宋玉。

    穿著彰顯知州身份的五品官服,神情飛揚意氣風華,在講堂上指點江山激揚文字。

    老教諭徐思青只是面無表情的站在他旁邊。

    許秋生來了!

    這貨真是個怕死,帶了三位高手保駕護航。

    也算聰慧。

    他要真一個人來雙陽,裴昱殺了他就殺了。

    話說回來,許秋生不走尋常路,到了雙陽竟然先來縣學,應該也是知道縣學雙璧的才華,打算把我這倆儲備干部拐走?

    那可不行。

    揚起手中的佩劍挽霞,“你們確定要我解劍?”

    兩位老卒對視一眼,兩人獰笑著一左一右上前,其中一人哼道:“小子,不知好歹是吧,老子現在懷疑你想刺殺知州許大人,給老子躺下!”

    真以為你穿得人模狗樣就敢嘚瑟?

    區區雙陽縣城一小子而已!

    老子哥倆兩個現在跟了許秋生知州,這可是去年一家狀元,將來說不準便要拜相朝堂,到時候哥兩個也能跟著升官發財。

    狗仗人勢,大概就說的如此。

    出手的那老卒顯然在軍中練過,一人出手欲要摁住齊平川的雙手,一人握拳,沒有絲毫留情的猛然轟向齊平川左肋。

    這一拳一旦砸實,以他們這種老卒的力量,尋常人就得躺地上。

    院子里兩男一女不動聲色看熱鬧。

    齊平川蹙眉。

    絲毫沒有閃避的意思,按劍冷笑,“還不出手?”

    唰!

    一道雪亮的刀光驟然閃現。

    噗!

    蓬!

    接連兩聲。

    一只斷臂飛上半空,鮮血噴涌如泉。

    斷臂的老卒抱著胳膊在地上翻滾哀嚎,另外一人,則直接被一腳踹上了學堂墻壁,啪嗒一聲,軟綿綿的倒下,沒了聲息。

    墻上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說時遲那時快。

    從兩個老卒出手,到他倆一死一傷,不過是彈指一瞬間的事情。

    院子里的三人,用槍的男子剛挑槍,寬臀風情無邊的尼姑雙手剛握住柳葉刀,白凈的年輕人才按住劍,便已塵埃落定。

    三人對視一眼,看著那憑空出現抽著旱煙的猥瑣漢子,如臨大敵。

    老王回頭咧嘴一笑,露出滿口老黃牙,“齊大人,只要我老王還有一口氣在,這觀井天下就沒有人能傷你一根汗毛,絕對沒有!”

    齊平川無語。

    我信了你的邪。

    一旦真遇到大事,你溜的比誰都快,節操掉得比誰都多。

    許秋生緩緩踱步來到門口,默然的盯了一眼一死一傷的兩個護衛,冷哼一聲,“齊平川?”

    齊平川瞇眼,“許秋生?”

    許秋生挑眉,舌綻春雷,“大膽,區區一縣尉,為何見本官不行禮?”

    齊平川挑眉,“敢讓我行禮?大膽!”

    許秋生哦了一聲,“大徵律法在雙陽已經形同虛設了么?”

    這句話有些歹毒。

    承認的話,那就是大逆,不承認,那齊平川就得行禮。

    齊平川哪會接招,也哦了一聲,“先前你的人讓我解劍,如今你又讓我見官行禮,我也想問一下許知州,大徵太祖的御賜之劍,也形同虛設了么!”

    許秋生有備而來,作為過江龍豈非不知齊平川手中佩劍的底細,聞言臉上迅速浮起一抹隨和的笑意,“原來齊縣尉持御劍而來,是本官僭越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

    話是這么說,但齊平川可不覺得能和許秋生友好相處,搖頭,“僭越不僭越,尊禮不尊禮,對于你我而言,不需要如此曲曲折折了罷。”

    你我敵對,何必虛假。

    許秋生拂袖背手,端的是書生意氣,呵呵一笑,“齊縣尉倒是個快人快語。”

    齊平川冷哼一聲,“許知州這是來縣學巡查?”

    許秋生收斂了笑意,“本官初到永興州,不諳地方,是以先行巡查各地,以求明地方之風,辦地方之事,披肝瀝膽不負圣恩,而我大徵歷來重視興學,是以本官首要巡查縣學,敢問身佩御劍的齊大人,是有不妥么,若有不妥,還請指教。”

    話里藏刀!

    齊平川暗暗驚心,這個讀書人不簡單,短短的幾句話,已經向自己遞出了幾次匕首。

    確實是口腹蜜劍。

    如果自己說他這個事情不妥,他轉身就可以扣一個“仗御恩凌法制”之上的大帽子。

    笑道:“不敢不敢。”

    許秋生哦了一聲,語氣一瞬之間充斥著恚怒,“齊縣尉連李羨仙的《龍雀語》都敢批駁,還有什么是不敢的?倒想知道,齊縣尉要如何教導縣學諸子,齊縣尉又有什么大作能比《龍雀語》更具有浪漫之氣。”

    喲~

    齊平川心中暗暗喝了一聲,卯上了。

    笑瞇瞇的,“許知州要不要一起來就這件事探討一番?”

    許秋生暗笑,“善。”

    這可是你自找的!

    齊平川負手走入學堂,老教諭徐思青目睹這一幕后,不著痕跡的對齊平川搖頭,示意他別硬來,趕緊找個臺階下。

    輸給許秋生,不丟臉。

    之前齊平川要對縣學雙璧,老教諭擔心過。

    這一次由不得他不擔心。

    畢竟,齊平川這一次要批駁的是文廟第是一位先賢,人的名樹的影,李羨仙的文章,并不是尋常人可以挑刺的。

    須知幾百年才出一個李羨仙!

    何況護道的是許秋生。

    一甲狀元,真不是隨便說說,楊蕘和符祥夠有才了,在徐思青的眼中,頂天就一甲,說不準還只能二甲。

    縣學諸子已明白怎么回事,群情振奮。

    橫空出世的齊縣尉以幾首詩詞征服了整個雙陽,大家服氣,不得不承認齊縣尉是有大才之人,但要和無數讀書人崇拜的偶像許秋生來一場文道之爭,怕還是蚍蜉撼樹……

    不自量啊!

    眾人也覺得齊縣尉可能給大家一點驚喜,然而實在渺茫。

    《龍雀語》這種傳世佳作,被譽為觀井天下浪漫主義文章的代表作之一,齊縣尉還有什么作品比它更浪漫?

    不是不相信齊縣尉,實在是對手太強。

    是以眾人翹首以盼。

    盼的當然不是齊平川,而是盼著文道之爭時,就能親眼目睹長寧二年一甲狀元許秋生舌綻蓮花出口成章的大儒風采!l0ns3v3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