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七十章 《涼州詞》

七十章 《涼州詞》

 熱門推薦:
    眾皆叫好。

    這句確實不錯,白巖,是指西北邊境白巖關關城外的白色巨巖。

    一位家境不算好的學子更是拍掌大呼:“楊兄開篇一句,真是個晴空驟雷,氣魄甚大,白巖、黃沙顏色交錯,讓一副驚艷風光躍然眼前,僅此一句,足以窺楊兄之蓋世豪情,妙哉,妙哉!”

    眾學子似乎早就熟稔了這位的馬屁功夫,沒甚反應。

    符祥面無表情。

    老教諭倒是撫須頷首,這一句倒還算不錯,頗感欣慰,甚至覺得有點好笑。

    他再了解這個弟子不過。

    這貨肯定是早就寫了這么一首詩,故意演吶,讓人以為是他現寫的。

    倒也不反感。

    君子順勢嘛,得融會貫通,此為處事之道。

    不能讀死書死讀書。

    所以比起符祥,自己其實更多欣賞楊蕘一點。

    符祥可做盛世之官。

    楊蕘則盛世亂世皆可。

    齊平川兩眼一抹黑,這句可以是可以,但還沒到讓他驚艷的地步,對那個馬屁學子倒是印象深刻,挺懂事啊。

    拍溜須好了楊蕘,他這個寒門學子日子好過的多。

    楊蕘大感受用。

    又來回踱步啊走啊望天啊低頭沉思啊的小半刻過去,這才將爛熟于胸中的第二句吟出來:荒馬迢迢叩烽煙。

    又是一陣轟然叫好。

    符祥略略動容,心中對這位同窗亦多了一絲欽佩。

    老教諭笑而無聲,大樂。

    這孩子,藏得夠深。

    那位學子又是一陣拍掌大呼:“楊兄這承上一句真是個波瀾壯闊酣暢淋漓,實在不曾想到,一句話道盡北方荒人之狼子野心,鐵蹄無情踐踏大好江山,讓人痛惜白巖黃沙美景的被打破,真是個一語萬千,欽佩之至,欽佩之至!”

    眾人依然無語。

    這貨每天不拍幾次楊蕘的馬屁,大家反而不習慣。

    可別人確實拍得很值。

    想買書了?

    拉上楊蕘走一趟城里的書齋,楊蕘手中有的他也有,甚至楊蕘沒有的他也有,至于平時喝酒逛青樓,楊蕘哪一次沒把他叫上?

    齊平川喲了一聲。

    哎喲不錯喲,竟然還雙押,厲害了我的小哥。

    這貨確實還行,有點水準。

    楊蕘越發得意,隱隱然有種自己被萬眾矚目的閃耀感,今日大家我楊蕘注定將是這雙陽城最閃亮的那個人吶。

    又來回踱步啊走啊望天啊低頭沉思啊的小半刻過去,念出了第三句:一朝把酒黃昏后。

    這一次沒人叫好。

    起承轉合。

    這第三句起的是轉,前兩句鋪墊了,關鍵在于第四句。

    能否合上。

    氣勢的拿捏,意境的彰顯,皆在此句。

    整個縣學,包括老教諭和符祥,都屏息靜氣,兩人已經隱隱察覺到,若是楊蕘最后一句合上了,這一首詩只怕真能驚艷一番雙陽。

    齊平川倒是沒甚感覺,好詩實在是見多了。

    楊蕘雖然性格爽直,但不笨,哪會不知道這個氣氛營造,前三句已經鋪墊得極好,接下來這一句當然要一氣呵成,如此才能顯得自己才華昭彰嘛。

    沒有絲毫停頓,脫口而出最后一句:寒鋒九尺掠青山。

    白巖黃沙湛秋關,荒馬迢迢叩烽煙。

    一朝把酒黃昏后,寒鋒九尺掠青山。

    眾學子寂靜無聲。

    青山……暗喻百里青山,好大的口氣!

    老教諭先是怔在那里,然后是老淚橫流,我徐思青在雙陽城,也總算教出了個成才的弟子!

    心甚慰之!

    此詩極好,此子也是極好的。

    符祥笑了。

    他第一次覺得,楊蕘這個富家子弟,當值得和自己喝上三大杯。

    于是帶頭鼓掌。

    眾學子這才反應過來,那位馬屁精學子終究是有點墨水的,此刻已經不知道用什么詞來拍馬屁,只是瘋狂的鼓掌。

    楊蕘得意非凡,飄然欲仙。

    就是這種感覺。

    就是這種俯視眾生碾壓一切的感覺,真是個身心通泰,妙不可言。

    甚爽啊!

    哈哈大笑著看向齊平川。

    想來這位縣尉大人應該鐵青著臉,若是聰明點,應該趕緊找個臺階下了罷。

    然而卻見齊平川一臉平靜。

    眾人隨著楊蕘的目光看過去,和楊蕘一樣,看見淡定自若的齊平川后,都氣不打一處來,都這個地步了你還在假裝鎮定死不認輸。

    等下場面可就難看了。

    老教諭這才猛然驚醒正事,心中一聲哀嘆,完犢子了。

    楊蕘整了這么一首好詩出來,符祥能示弱?

    咱們這位公子今天怕真是要吃癟了。

    齊平川卻氣定神閑的緊,對符祥說道:“楊蕘的詩我已經聽了,你先把你的詞說出來,等下我一并對了便是,省得麻煩。”

    我就在一旁靜靜的看你們先裝逼。

    眾學子更是大怒啊。

    一個個的都是咬牙切齒,真不知道這位縣尉還有什么底氣這么狂,關鍵他還氣定神閑,一副看你們蹦跶也蹦跶不出什么來的勝券在握的樣子。

    讓人看著越發惱火。

    符祥沉吟許久,他性格沉穩,自然不會像楊蕘那樣悶騷的裝一下。

    很快一氣呵成念了一首詞。

    意境弘大,辭藻華麗。

    堪稱佳作!

    老教諭又是滿懷欣慰,這縣學雙璧著實沒有辜負自己的一片苦心。

    學子們亦是紛紛叫好。

    大家平日里雖然不喜歡符祥恃才傲物的獨來獨行,不過此刻同仇敵愾嘛。

    齊平川也有些感觸。

    真沒想到,雙陽城的縣學之中竟然還藏龍臥虎,楊蕘的詩和符祥的詞,真心不錯,哪怕是放在唐宋,也有名作之風。

    可惜……

    遇見了我這個齊傲天。

    今兒個不壓壓你們,改日還真跑許秋生那去了,老子可不想人才外流。

    殺!

    齊平川笑瞇瞇的,“該我了?”

    楊蕘和符祥終究是讀書人,該有的禮儀還是有,兩人同時做出手勢:“齊縣尉請。”

    齊平川點點頭。

    “我先來對楊蕘的詩,獻丑了。”

    眾學子便有人起哄,熙熙攘攘的說齊縣尉還是滾回去罷,別在這丟人現眼,輸給咱們的縣學雙璧不丟臉,又說齊縣尉若是實在不行,也是可以再抄幾首小娘子的閨房詞來湊數嘛,男人不男人什么的先放一邊,我們不會笑話你云云……

    齊平川有些無語,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

    就怕你們臉太腫。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緩緩說道:“我這首詩,名為……《涼州詞》罷。”

    感謝作者君照搬了一些歷史。

    觀井天下的北方,還真有那么一座叫涼州的邊境州城,正好拿來用了,連詩名都不用改。

    不假思索,脫口而出那首耳熟能詳的邊塞詩。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