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五十八章 萬幸被窩很溫暖

五十八章 萬幸被窩很溫暖

 熱門推薦:
    齊平川猛然翻身坐起。

    不對勁!

    床上所有的東西是冰的,剛才自己拉被子時,被子疊得整整齊齊。

    商有蘇出現之前,并不在屋里睡覺。

    她去了哪里?

    這一夜,齊平川徹夜不眠,既有興奮,也有不解。

    商有蘇沒有屈服在齊平川的淫威下。

    她選擇了離開。

    走在漆黑的長街上,她腦海里有一大團疑問,一直回蕩著公子忘情時抱著自己說的那一段話。

    一個美麗新世界?

    難道公子終于意識到了他的使命,等將來功成名就之后,用盡一生來打造出他所描述的那樣一個嶄新而奇異的世界?

    也疑惑公子的轉變,已經快要和先前截然兩人了。

    他竟然敢抱我……

    甚至還動嘴!

    真以為自己的君子,動口不動手么。

    莫非公子吃了熊心豹子膽,怎么感覺他現在越來越放飛自我啊,早些時候別說這樣輕薄了,連看自己都不好意思。

    現在呢,看自己的時候那眼光就好像要吃人似的。

    讓人覺得好生……

    咦,好像也討厭不起來欸。

    疑問很快被怒火燒得一干二凈,小蘿莉黑著臉走在黑夜里,冷笑了一聲,本姑娘心情不好,只好欺負你趙負商了,要怪,就怪我家公子。

    轉身,就欲再去醉燕樓。

    夜風微拂,橫空躥出一條人影,腰間掛著衙門制式佩刀,笑瞇瞇的,用商榷的口吻說道:“商姑娘,天色很晚了,還是別去叨擾趙姑娘了吧?”

    商有蘇一臉黑線,“怎么哪里都有你!”

    衣裙無風自擺。

    老王一臉苦笑,很是郁悶,“我也想老婆孩子熱坑頭啊,可惜沒有,我也想大夢一覺鶯啼醒,耐不住地位卑微受命與人。”

    商有蘇緩緩的道:“陳弼的意思?”

    老王點頭,收斂了笑意,認真說道:“咱們就明人不說暗話,陳縣令的意思,商姑娘想來也是明白的,你上半夜去見過趙負商,并沒有對她大打出手,顯然默許了這一著棋,現在又何必再去。”

    商有蘇翻了個白眼,“本姑娘現在心情不美麗。”

    老王沒奈何,無言以對。

    本就是老光棍一個,哪擅長和女子打交道,而且還是憤怒了的女子。

    商有蘇倒是冷靜了不少,沉默一剎,問道:“陳弼難道就不擔心,萬一我家公子沒抵擋住趙負商的誘惑,成了她裙下之臣,到時候為了前朝勢力鞍前馬后,你們這群人又如何自處?”

    老王反倒笑了,“這個問題么……商姑娘是對齊大人沒信心,還是商姑娘對自己沒信心?”

    商有蘇撇嘴,不屑,“切~”

    轉身,“我回家了,你也別盯著了,放心,我也很想知道,公子是否真的變成了那種人。”

    這才是自己默許陳弼這著棋的原因。

    如果是以前,自己絕對不允許陳弼如此試探公子。

    但現在不一樣。

    公子確實變了,變成了個小色狼胚子,尤其是和自己獨處的時候,總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被他吃干抹凈。

    自己有點不敢篤定他能坐懷不亂,所以陳弼讓趙負商來試探公子,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公子如果能抵擋女色,那是最好。

    值得自己的付出。

    若是不能……哼哼!

    割了他!

    老王站在原地,憂心忡忡。

    商有蘇問的那一句話,也是他的擔心之處,以這些年對公子的了解,不論是近來變得圓滑世故殺伐果斷的公子,還是以前那個膽小懦弱的公子,很可能都應付不了這一出美人計。

    畢竟他是個未沾女色的熱血青年。

    更何況趙負商雖然算不得絕世大美女,但也是萬中挑一的人中鳳姿,放在京都大內,那也是貴妃那個級別的佳麗。

    且置身風月場所,更知道如何把捏男人心思。

    公子在她面前,如嬰兒一般。

    如果公子真的被趙負商迷惑,死心塌地成為裙下之臣,忘記了他大徵第一神將后裔的身份,成了前朝的一柄劍——

    我們雙陽城這些人又如何自處?

    前半生豈非成了一個笑話。

    笑話也便罷了。

    畢竟陳弼謀劃深遠,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情況出現,若是稍微超脫掌控,他會出手,徹底掐斷這種可能的出現。

    老王真正擔心的還是公子,如果他能抵擋住趙負商的誘惑,自然皆大歡喜,可若他真的喜歡上了趙負商,然后被外力掐斷,只怕不會太好。

    公子的心是否會受傷。

    是否會一蹶不振?

    這才是老王最擔心的事情,畢竟世間有情人,最難愈合是情傷。

    而且從內心深處來說,如果刨除商有蘇的神秘身份,老王還是覺得他和商有蘇才是珠聯璧合的一對璧人,他是真喜歡商有蘇這小姑娘。

    可別因為陳弼這一著棋讓兩人有了隔閡。

    許久,老王才嘆了口氣,自問了一句:人間君王須無情?

    陳弼的話從沒錯過。

    但這一次,老王有些懷疑了。

    一聲長嘆,老王在夜風中消失不見,一如來時。

    回到院子里,聽著自己房間里傳來公子翻身的聲音,小蘿莉憤懣的心間填滿了羞澀,當她走進齊平川的房間后,更是羞臊得滿面緋紅。

    真睡公子的床啊……

    猶豫再三,再三猶豫,忐忑不安,滿心惴惴……

    和衣而臥的小蘿莉,不知道有什么詞能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

    萬幸……被窩很溫暖?

    暖氣包裹身軀后,小蘿莉反而有些愜意。

    慵懶的咬著嘴唇望著帳頂,雙腿輕輕絞住棉被,聞著被子間的氣息,哎呀呀呀著羞澀的用棉被捂住了臉。

    旋即又猛然掀開被子,紅著臉,呼吸像離岸的魚。

    討厭的公子。

    討厭的男人。

    ……

    ……

    暖日中天,街上車水馬龍人聲鼎沸。

    頭發有些蓬松,滿臉憔悴黑眼圈極重的作者君一夜風流后歸來,腿軟的很,幾乎是扶著墻爬的樓梯,打開房門在飲水機上倒了杯水。

    捧著水杯來到書房。

    愣了一下。

    旋即走到電腦面前坐下,一臉懵逼,“臥槽,電腦開了一夜?”

    記得昨夜臨走時關了電腦的啊。

    它自己啟動了?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