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四十六章 讀書人,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的么?

四十六章 讀書人,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的么?

 熱門推薦:
    小書童張雪迎當然不會錯失這個機會,見狀立即施展出天下無雙的三兩神功。

    一顆鮮血淋漓的心臟摘了出來。

    齊平川死。

    全劇終!

    作者君新書撲街,只好繼續去搬磚。

    ……

    ……

    劇情當然不能這么發展,作者君搬不搬磚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得活著,此刻沒有辦法,身在半空,只能射出三支弩箭。

    希望可以阻擋張雪迎對自己施展三兩神功。

    話說回來,齊平川現在對這三兩神功越發渴望,這玩意兒如果是因果律武功的話,很大概率不會輸給小李探花的飛刀。

    小書童張雪迎眼角一緊。

    他倒是不懼怕這三支在明面上的弩箭,而是裴昱隨后出手了。

    小心駛得萬年船。

    縱然自己的三兩神功天下無雙,可裴昱的刀確實不容小覷,更何況還有捕頭老王的妖刀,也不是個善茬。

    裴昱第一次握刀。

    來到雙陽城后,她第一次真正的出刀。

    于是不見人,不見刀,只見一道秋泓從天而落,在夜幕之中宛若一片銀河,飛流直下三千尺,壯觀得一塌糊涂。

    “暈血”的老王沒有錯過機會。

    他出刀了。

    妖刀!

    這一刀沒有砍向小書童張雪迎,也沒有砍向裴昱。

    他砍向自己。

    衙門制式佩刀砍向自己,刀卻出現在裴昱面前,著實妖異。

    然而此刻誰都知道他的妖刀。

    這一刀肯定不會砍中裴昱。

    會砍中誰?

    小書童張雪迎不知道,已經和刀融為一體化作一片秋泓飛流的裴昱亦不知道,但兩人都清楚,老王的這一刀肯定是要砍中最后贏的人。

    反而沒人在意齊平川了。

    畢竟……齊平川縱然先前殺了假的張雪迎,那是靠弩箭偷襲,他真正的實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蓬!

    小書童張雪迎在電光石火間撐開了懷中的大黑傘。

    一瞬之間,如再起夜幕。

    不知道是何材質打造的大黑傘將小書童張雪迎的身體徹底籠罩,三根弩箭射在發面,如擊敗革,彈落一旁。

    裴昱化作的那一道秋泓如大雨傾瀉傘面。

    噼里啪啦!

    光彩流溢,刀意如水狂暴的落在傘面上,又如水流一般傾落地面,四處濺射。

    大黑傘穩如風中山岳。

    電光石火間,傘下的小書童伸出了一只手。

    電光石火間,空中響起了裴昱的悶哼。

    電光石火間,老王的刀閃現剎那。

    秋泓散盡。

    裴昱出現在原來的位置,臉色慘白長發凌亂,腰間的長刀依然拖在地上。

    右胳膊無力的垂落在側,上有一條巨大的傷口,清晰可見白骨。

    鮮血津津,瞬間染紅胸襟。

    赤紅的血淌過雪白的胸,視覺反差的沖擊感下,驚艷無比。

    全力一刀破不開張雪迎的大黑傘,反而被三兩神功摘去了胳膊到心口區域的三兩血肉,萬幸家底殷厚——就算要摘她的心,估計也得連續三招。

    畢竟……胸大嘛!

    不過饒是如此,裴昱也已失去再戰之力。

    小書童張雪迎單手撐傘,稍稍后斜,露出本應該帶著稚氣,如今卻是遍布狂肆和戾氣的臉,手掌上抓著一條血肉。

    不多不少,三兩!

    鮮血滴落。

    不僅有裴昱的血,也有他的血,老王的妖刀真具有因果律特性,在最后關頭斬中了他的手腕,可惜他是順著大黑傘出手,老王這一刀的力道被大黑傘卸去了九成以上。

    否則就該斷手。

    繞是如此,他手腕上的傷也深可見骨。

    然而這只是電光石火間的事情。

    直到此刻,齊平川才堪堪飛到小書童面前,在廢掉裴昱,確定老王的妖刀也斬不破手中大黑傘后,小書童張雪迎已經篤定一件事。

    自己贏了。

    雙陽城已經沒人可以抵擋自己的三兩神功。

    這位軟蛋縣尉在小書童張雪迎的眼里,幾乎是卑微得看不見的存在,就是一只礙眼的螻蟻,丟掉手中那塊取自裴昱胳膊上的血肉,嗤笑一聲,“滾!”

    殺了齊平川也行。

    只要殺光所有人,那么詔書在誰手上都不重要。

    不過,能得到詔書更好。

    是以這位國子監主簿沒有施展三兩神功,畢竟右手有傷,左手要撐傘,最佳選擇是一腳將這位軟蛋縣尉踹飛。

    于是他出腿。

    但就在他出腿的剎那,心中驟然響起警鈴。

    他看見了笑意。

    齊平川在笑!

    這個時候了,齊平川怎么笑得出?

    他還有什么后手?

    倏然之間,張雪迎渾身出了一層冷汗:齊平川沒有看自己。

    他在看自己身后。

    身后有誰?

    那個被自己打得半死的雙陽縣衙門江捕頭。

    難道那人是在裝死,故意等待這個機會給自己致命一擊?

    小書童張雪迎是個很小心的人,否則他也不會花巨大代價給自己找一個傀儡——越是身居高位,越是有著錦繡前程的人,越是怕死。

    他就是這樣的人。

    反常即為妖。

    不論那個江捕頭是否是藏拙,他都不會冒這個險。

    他收腿。

    電光石火間側身,旋即將大黑傘猛然往前一翻,恰好擋住飛來的齊平川。

    果不其然。

    在這一瞬間,他看見了兩道寒光。

    一道寒光其余齊平川之手。

    一道寒光在身后。

    身后的寒光,不是出自那個被自己打得半死的江捕頭,而是出自一個死人之手。

    本應該已經死了的李輕塵!

    他怎么還活著?

    作為繡衣直指使陸炳豢養的死士,能在這件事中派到雙陽城來,絕對不會是庸手,讓小書童張雪迎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他有些不明白,李輕塵為何會對自己出手。

    詔書落在陸炳的手上,和被左相得到,這里面的差別不會太大,無論怎么想,李輕塵都不具備對自己下手的可能。

    然而這是事實。

    李輕塵的短劍很慢很重,仿佛連這一處的空間都被禁錮。

    已經來不及對李輕塵施展三兩神功。

    張雪迎出手,一把抓住短劍。

    三兩神功本來就是手上功夫,這些年苦練,張雪迎的手早已堅硬異常,要不然先前縱然有大黑傘卸力,也會被老王的刀砍斷。

    李輕塵嘆了口氣,一臉絕望。

    想不到自己裝死,利用如此絕佳機會全力一擊偷襲都沒能殺了真正的張雪迎,這位奸相手中王牌之一果然強大。

    關鍵是這樣的人,奸相手中還有更多。

    一把抓住短劍,沒有去管沁血的手掌,張雪迎怒問:“你究竟是誰?”

    旋即猛然明白了。

    明王的金劍義子、魏王的破陣臺太保都已出現,獨獨不見信王的尖獠死士。

    冷聲道:“你是信王潛伏在京都的尖獠死士!”

    李輕塵面若死灰。

    他發現自己松不開手中短劍!

    張雪迎臉色一沉,“給我死!”

    就欲順著短劍施展三兩神功,不論是誰,絕對沒人能完全避開自己的絕招。

    絕對沒人!

    然而此刻……

    身后傳來了那個軟蛋縣尉有些狡黠有些得意有些囂張的聲音,“我才是真正的雙陽之王,你這樣無視我,作為一個讀書人,難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的么?”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