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三十七章 色膽包天啊

三十七章 色膽包天啊

 熱門推薦:
    知道不借錢,老王安心了許多。

    商有蘇端了湯過來,齊平川示意小蘿莉一起吃飯,她笑了笑,“這不合禮呀公子。”

    齊平川只得作罷。

    萬惡的封建社會,有來客時,女眷一般不能上桌。

    除非是兩種極端。

    一種是地位很高,比如佘太君那種女性,她不僅得上桌還得上座,另一種是地位很低,比如陪酒女伎、歌姬之流。

    和老王碰杯后,齊平川輕聲道:“梁琦是你殺的吧?”

    噗!

    老王一口酒水噴了出來。

    齊平川慢條斯理的擦著桌子,飯菜自然是沒法吃了,笑瞇瞇的看著有些失措的老王,淡然說道:“不用瞞我了,陳弼已經坦承全部事情,當初去縣衙大牢救陳弼,你半途沒節操的溜走,其實是去找老教諭徐思青,然后發動人民群眾的力量,最后又趁亂殺死梁琦。”

    老王不信,“陳弼說的?”

    齊平川笑而不語,一副你說呢的神態。

    老王眼睛咕嚕嚕一轉,倏然間便意氣風華起來,“沒錯,正是在下!”

    齊平川無語,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無節操。

    習慣了就好。

    不過老王這么坦白,齊平川反而有些不信了,繼續問道:“所以,在大徵這個有江湖有武俠的天下里,老王你的刀功真的很厲害?與尖獠死士、金劍義子和十三太保比起來,怎么樣?”

    老王狂態萌發,伸出了兩只手:“我能打十個!”

    齊平川:“……”

    吹牛也要有個限度啊!

    想了想,認真的問道:“你給我個準度,進城的這幾人中,你能打贏幾個?”

    老王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眼神閃爍,明顯沒了多少信心,老實承認,“趙承宗還行,我讓他一只手沒問題,國子監那個主簿就不好說,破陣臺那名將軍,吏部懸名,也是官身,槍法應該不差,那位腰間掛著酒葫蘆的繡衣緹騎,應該是陸炳豢養的死士,不過無妨,這幾人都不如我。然而用長刀的那個姑娘,我真打不贏。”

    齊平川食指輕叩桌面,“信王的尖獠死士不見蹤影,不容樂觀。”

    本是官場事,如今卻是江湖情。

    不過話又說回來,歷朝歷代的官場爭斗,都沒少了江湖的刀光劍影。

    飯菜被自己噴了酒水,齊平川不動,老王也不好意思下筷,只好吞著口水,瞄了一眼瞎忙碌的小蘿莉,問道:“齊大人有什么打算?”

    齊平川想了想,“簡單直接點,一路平推過去?”

    老王瞠目結舌,“就咱倆?”

    太草率了吧……

    關鍵是齊大人你沒一點戰斗力,靠我一人平推,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情嘛。

    齊平川一想也是,“那就拉攏用長刀的姑娘,一路平推過去?”

    老王不可置信,“是不是太粗暴了?”

    不過……正合我意!

    齊平川沉吟半晌,一拍大腿,“就這么辦。”

    這件事情不能拖,得讓幾位藩王、陸炳和奸相知道,管你們派什么人來雙陽城,我齊傲天都能摧枯拉朽。

    詔書在我手上,我不給,你們不能搶。

    老王起身,“告辭。”

    轉身就走。

    齊平川喂喂喊住,“媽蛋,你又要溜!”

    老王又是一副視死如歸的神態,豪情萬丈,“齊大人,想不到我老王在你心里竟然是這樣的人,著實太讓我傷心了,大人你且放心,這一次我老王絕對不溜,只是先去寫遺書以明死戰之志,待卑職歸來,一定和齊大人同生共死,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辭,萬死不退。”

    齊平川無語,鬼才信。

    起身,涎著臉來到正在澆花的小蘿莉身后,“那個……那個……有蘇,再炒點菜?”

    小蘿莉笑瞇瞇的抬起頭,眉眼彎彎里僅是鄰家小妹的溫柔,清純里透著純真,純真里染著青澀,青澀里卻又流溢著嫵媚,一道青春的光芒狠狠的撞上了齊平川腰。

    商有蘇溫婉的說,“公子,我下面給你吃吧。”

    齊平川心中那片草原上有千軍萬馬踏著鼓點狂野奔騰。

    心仿佛蹦了出來。

    下面?

    給我吃?

    我擦,這是要走向人生巔峰了么……

    等等騷年。

    商有蘇肯定不知道那個梗。

    下面,是真的下面。

    不是下面。

    但內心還是有些騷動,他覺得自己被小蘿莉撩了。

    按捺住狂野思緒,笑道:“你下的面肯定好吃。”

    小蘿莉當然不懂話里意思,依然彎著腰自顧自的給院子里的不知名秋花澆著水,不甚在意的回道,“呀,公子你又不是沒吃過,公子你忍忍,我這就去給你下面。”

    齊平川哀嚎一聲……

    想了想,“算了,別麻煩,我還得抓緊時間去辦事。”

    說完欲轉身離開,卻忽然間鬼迷心竅,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

    拍完之后,齊平川愣住。

    小蘿莉也是瞬間僵滯在哪里,反應不過來。

    片刻沉寂。

    剎那之間,小院子里劍意如秋風蕭蕭,落葉飛舞,小蘿莉滿頭青絲飛舞,憤怒的聲音直沖云霄,“齊平川,我殺了你!”

    齊平川落荒而逃。

    院子里,小蘿莉胸脯起伏,臉蛋兒上沾染了落霞,酡紅得如天邊的一片彩云,嬌艷欲滴,眼神迷亂而憤怒,貝齒咬得吱吱作響。

    她做夢也沒想到,公子已經色膽包天到了這個地步。

    竟然拍自己屁股!

    明目長膽的非禮良家姑娘。

    嗔怒的哼了一聲,恨恨的揚起小拳頭,回來再收拾你。

    反了天吶你。

    小蘿莉哪里知道,她此刻的神情若是被外人看見,只會以為是一位初婚小娘子被夫君調戲了……

    齊平川暗暗僥幸,還好跑的快。

    要不然真會被小蘿莉打成豬頭,也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忽然就沒管住手,竟會在那個時節毫無預兆的拍了上去。

    是被小蘿莉撩了的緣故?

    又或者我家這小蘿莉太有魅力?

    反正完犢子了,這下在小蘿莉心中的形象要一落千丈。

    養成計劃受挫。

    齊平川揉著被小蘿莉敲了一記的腦袋唉聲嘆氣,還真是不留情啊,敲得人腦袋都暈了,走了沒多遠,忽然在原地站住,抬起手放在眼前,握了握。

    笑了。

    很是陶醉的笑意。

    萬幸手感不錯?

    竟然還有點彈,這是否意味著白底染翠長裙下的風光其實有點翹?

    手感極美,關鍵是那剎那的輕顫帶來了無比強烈的視覺沖擊。

    血賺!

    我家小蘿莉果然是人間尤物吶。

    有些意外,本以為小蘿莉是一顆還沒完全長開的青澀青梅,不曾想竟有此風情,倒叫人期待的緊,可以想象花開蒂落之后的小蘿莉會美到什么程度。

    艷冠天下?

    這么說我齊傲天艷福不淺嘛。

    果然是主角待遇。

    朕決定了,賜封小蘿莉商有蘇為寡人的女主角!

    齊平川哼著小曲兒離去。

    接下來要去拜訪幾個人,看他們是否愿意和自己交易——當然,這是一場爾虞我詐,最后終究還會有一場你死我活的廝殺。

    就算沒人和自己交易,齊平川也不怕。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