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二十六章 原味抹胸

二十六章 原味抹胸

 熱門推薦:
    看著被自己一首小詞“教育”了一番的老教諭失魂落魄離開,齊平川有些于心不忍。

    沒辦法。

    岳飛的詞,沙場無雙,你們都是弟中弟。

    老教諭怎么可能壓得過。

    辛棄疾來還差不多。

    話說回來,就如今自己肚子里知曉的那些唐宋文章,放在觀井天下,大概足以成為這座江山的文壇盟主。

    可惜即將亂世啊……

    文不如武。

    齊平川卻不知道,出了院子的老教諭徐思青快意胸酣,大笑無聲,嘆一句夕大徵有汗青,今天下有平川。

    徐思青,你又何須再思齊汗青?

    縣衙后院,另外一位讀書人聽到徐思青念了這句小詞后,雖然震驚,但更多憂慮,氣息孱弱的道:“徐老,近來公子確實驚艷,儼然一朝魚躍,但能寫沙場壯詞,卻不見得能知兵道,您其實應該再堅持一番,畢竟亂世之中兵鋒為王。”

    小詩小詞,改變不了天下大勢。

    徐思青搖頭,“不急,藩王未動,奸相和陸炳亦不敢動,留給我們的時間尚充足,且老朽這些年在縣學培養的幾位得意門生,可堪重任。”

    陳弼長嘆一口氣,給這位老教諭留了面子,沒有點明。

    你那些門生,只會紙上談兵。

    奸相和陸炳勾結,掌控禁軍,麾下沙場猛將無數;三位藩王亦是如此,雄師之中名將璀璨,尤其是鎮守西北的魏王,實力最為雄渾。

    魏王麾下的百里青山,可是被譽為第二個齊汗青!

    然而天下不會再出現第二個齊汗青,若想成大事,我們卻至少需要一位商浩然,這樣的人才……哪里去尋?!

    ……

    ……

    齊平川逃過了老教諭徐思青的魔爪,暗想著是否應該帶著周興的那柄佩刀去找陳弼對質下,總得弄清楚究竟是誰殺了梁琦。

    不過轉念一想,該說的陳弼會說。

    況且陳弼也在暗中監視自己,否則他不會知道昭寧公主的尸首被小蘿莉商有蘇丟在了城東亂葬崗。

    也得提防著這位讀書人。

    旋即齊平川腦海里又浮起一個疑問:當初商有蘇處理昭寧公主尸首時,時間并不長,她是怎么做到在那么一丟丟的時間里將尸首弄到亂葬崗的。

    齊平川腦海里猛然炸了起來。

    隱約記得,當日商有蘇抱著昭寧公主尸首去后院時,輕松寫意的很,半點也不像手無縛雞之力的青梅丫鬟。

    難道……

    我家這小蘿莉,還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要不然她憑什么教自己練劍?

    齊平川滿腔愁緒。

    這雙陽縣真是疑云籠罩,沒幾個人冰清玉潔。

    “公子——”

    猝不及防的,耳畔響起小蘿莉的聲音,嚇了齊平川一跳,有些神經質的怒道:“干嘛!”

    終于明白孟德兄為何多疑了。

    特么的我現在就疑神疑鬼,總覺得身邊每一個對自己都沒安好心。

    小蘿莉那雙極大極大,宛若圓月,絲毫不比二次元萌妹紙差的眼眸里,淚光晶瑩,可憐兮兮的神態能融萬年寒冰,低著頭,細膩小手拽著裙擺,聲如蟻語,“公子,你吼我……”

    眼看著就要哭出聲來。

    齊平川心也化了,慌忙溫聲道:“哎喲,是有蘇啊,我沒吼你啊。”

    “有。”

    “沒有!”

    “就是有!”

    “真沒有。”

    “就是有嘛……”

    話落,淚落。

    齊平川懵逼了,終于想起了一個真理:千萬不要和女人辯解,也不要講道理。

    別吵,認輸就對了。

    從懷里摸啊摸,摸得心都在滴血,拿出一顆還帶著體溫的碎銀,“有蘇啊,公子錯了,不該吼你,向你道歉,這顆碎銀是公子的心意,拿去買點胭脂水粉,你就原諒公子吧。”

    這是從上個月薪俸中摳出來的一丁點“私房錢”。

    小蘿莉一秒變臉。

    從齊平川手里接過碎銀,笑瞇瞇的,“好啦,我原諒公子啦。”

    蹦蹦跳跳出了堂屋,衣裙飄擺翩若彩蝶,在院子里回首嫣然,“公子我去買羊肉啦,咱們晚上吃羊肉湯,你要是沒事,就在家里練練劍,那招茍延殘喘可一定要練好喲,嗯,若是公子覺得無聊,有蘇房間里的銅鏡下,還有一本兵書,公子可以當做解悶看看。”

    齊平川欲哭無淚。

    那點碎銀是自己最后的堅強,浣清河上妞兒白腿蕩漾的美好畫面,又得無限期往后押了。

    目送小蘿莉出門后,齊平川一溜煙鉆進了小蘿莉的閨房。

    嗯,當然不是找兵書。

    難得有這么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當然得去小蘿莉的閨房里搜查一番,說不準就能發現一絲蛛絲馬跡,又或者找到小蘿莉藏錢的地方呢。

    再差一點,也該有什么原味黑絲……

    不對,原味抹胸!

    齊平川的內心深處,對女子閨房向往的很吶。

    商有蘇的閨房很普通,一片粉紅的溫暖世界,充斥著沁人心脾的香味,似乎是那種女子天然體香的味道。

    齊平川忍不住深呼吸了幾下。

    確實舒爽。

    倒也沒閑著,身心愉悅的翻箱倒柜了一陣,沒有找到錢,也沒有找到特別可疑的東西,原味抹胸么……不僅有,而且很多!

    大部分都是純白色染綠,一條一條懸掛在床幃旁的衣柜里。

    那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就是從抹胸上流溢出來。

    齊平川腦海里已經有畫面了。

    清晨,小蘿莉起床,褪下里衣,伸出雪白晶瑩的粉藕一般的小手,輕輕一拽,從中扯下一條,然后圍繞在胸口一圈圈纏上……

    春光刺眼!

    好吧,齊平川覺得還可以繼續做舔狗,也覺得小蘿莉買再多的抹胸也是正義的。

    終究有那么一點點節操。

    縱然內心再騷動,也沒去碰一下,更沒有埋首其中。

    那太猥瑣。

    只是暗暗揣摩,目測抹胸的長度,再按照對小蘿莉的身形了解,青梅應該不算小……當然,也絕對不雄偉。

    關上衣柜。

    目光不經意瞥見銅鏡下壓著的一本書。

    隨手拿起翻了翻。

    這是一本封面和扉頁都被撕去了的手書,不知書名也不知著作者,字體飄逸,乍然看去,字字如劍,迎面而來犀利之感。

    不似兵書,更似劍譜。

    然而……

    看不懂!

    齊平川沒有自找苦吃,得意的笑了一聲,“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讀書的!”

    ————

    求推薦、收藏、打賞!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