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原來我在小說里 > 五章 進擊的軟蛋

五章 進擊的軟蛋

 熱門推薦:
    齊平川沒有猜錯。

    陳弼架空了他這個縣尉,組織人力調查死者在雙陽縣的行蹤軌跡,很快可以查到在死之前去過齊平川家。

    為了徹底架空齊平川,連老王都被陳弼刻意調走。

    齊平川實在想不明白,陳弼究竟和誰勾搭,要趁這件事弄倒自己。

    那個幕后黑手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

    如果只為了取性命,沒必要這么復雜的設局。

    莫非自己手上還有令人覬覦的寶物。

    我怎么不知道家里有寶物。

    家道中落后,繼承下的祖產之中,就沒拿得出手的玩意兒。

    但縣令陳弼的目的倒很清楚。

    齊平川倒臺,陳弼那個大舅子就會成為雙陽縣尉。

    不能坐以待斃。

    齊平川怕的不是調查到他頭上,畢竟黑衣男子并不是他殺的,齊平川怕的是調查出來昭寧公主死在他家里。

    那可要完犢子。

    匆忙趕回家找小蘿莉。

    ……

    ……

    浣清河畔對岸柳樹下,小蘿莉坐在柳樹枝丫間,蕩漾著小腿,裙衣隨風飄舞,與黃綠相間的柳樹渾然一體。

    就如一只樹林里的黃鸝,美不勝收。

    看著對岸,笑了笑。

    公子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怎么說呢……

    以前的公子性格軟糯,身上幾乎沒了祖父齊汗青血脈里遺留下來的男兒壯氣。

    今天的公子倒是男人的很。

    挺好。

    小蘿莉又嘆氣,這樣還不夠。

    要活下去,要承擔起肩上的責任,這樣的公子還不夠好。

    小蘿莉望向雙陽城方向。

    先前對公子下手的白袍道士,先殺了黑衣佩刀漢子,再拿捏住雙陽縣令,用官場力量興風作浪,若是被他得逞……

    禁軍都指揮使、繡衣直指使陸炳挾怒而來,誰也救不了公子。

    頭疼呢……

    縣衙后院,縣令陳弼像個孫子一般彎腰站著。

    石桌前坐了位白袍道士。

    二十七八的年紀,面目陰鷙,全然沒有半點道家風采,更像是打家劫舍手上沾著人命鮮血的野道士,此刻正愜意的喝著茶水,有一搭沒一搭的問著陳弼。

    看陳弼時,如看螻蟻。

    片刻后揮了揮手。

    陳弼如蒙大赦,說了句仙長且歇著,有事但請吩咐。

    出門后的陳弼滿身冷汗。

    就仿佛這縣衙的主人不是他,而是那位白袍道士一般。

    朝廷命官懼怕一個年輕道士,說出來誰信?

    然而陳弼知道,別說他區區一個縣令,就是知州在此,也得卑躬屈膝。

    惹不起!

    在朝中擁有生殺大權的陸炳出了名的護犢子。

    然而那位繡衣直指房的人,還不是被這位年輕道士說殺就殺了?

    究其原因,還是道士身后的靠山太過強勢。

    白袍道士喝了口茶,意興闌珊的起身,輕聲笑了聲,“開國功勛齊汗青的后人,現在又摻和進來個同是開國功臣之后的昭寧公主,倒是有意思。”

    “不過……不愿臣服的開國功臣后人,都得死!”

    白袍道士的目光充斥快意。

    ……

    ……

    齊平川渾然不覺自己被人惦記上了。

    就算知道了,也會莫名其妙。

    齊家祖上闊氣過,現在到他這一代,世襲職位已經只是個渣渣縣尉,家里那些年御賜的玩意兒早就敗光了,連京都的豪宅都沒保住。

    如今還有什么值得被人惦記的?

    被架空顯得無事的齊平川回到院子,本想找小蘿莉商有蘇問個清楚。

    卻發現院子里空無一人。

    心中一動,繼續滿院子的尋找昭寧公主的尸首,就不信了,那么短暫的功夫,小蘿莉能將昭寧公主的尸首藏到哪里去。

    然而……

    還真沒找到。

    昭寧公主的尸首仿佛人間蒸發了。

    齊平川無奈的很,只能給自己倒了杯溫水,坐回書房里發著呆時,忽然就覺得有些憂傷。

    忙碌的一天。

    也是穿越后的第一天。

    感覺……很微妙。

    有些興奮,有些苦逼,也有些失落。

    從一個現代人變成封建落后王朝里的一個縣尉,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得接受一個嶄新的完全不同的人生。

    本以為不大不小是個官,按說應該過著欺男霸女的日子。

    現實卻很骨感。

    開國功臣之后的齊平川,家世沒落也便罷了,竟然還是個軟蛋,被所有同僚不屑甚至鄙視。

    好吧,也能接受,至少自己能改變軟蛋的標簽。

    問題卻不僅是如此。

    忽然來了個曾經的娃娃親昭寧公主,而且馬上就領了盒飯。

    接著有人陷禍。

    種種跡象表明,軟蛋縣尉齊平川,已經成了幕后黑手的目標。

    穿越者齊平川遭無妄之殃,將面臨生死兇險。

    齊平川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一個情商與顏值起飛,美貌與智商并存的社會主義四有青年,難道要折戟沉沙在這一群土著手中?

    作為穿越者,有家世又有美貌丫鬟,難道不應該是豬腳?

    不應該是龍傲天?

    不服。

    大寫的不服!

    不服就干!

    干倒縣令陳弼,干倒背后黑手,哪怕最后面對那幾個注定要在青史上臭名昭著的大奸臣,我齊傲天也要在大徵這一片未知世界中,干出一片屬于我的風采。

    為了自己。

    也為了昭寧公主那一句善意的提醒。

    更為了那男人的終極夢想。

    這一瞬間,齊平川終于真正承認了穿越者齊平川的身份。

    他有些熱血沸騰。

    但不能蠻干。

    靜心下來,整理了一番思緒,將所有事情重新捋了一遍,尋找其中的疑點。

    很明顯,陳弼和他背后的人,是想將殺死黑衣男子的屎盆子扣在自己頭上。

    這個局很清晰,破局便是。

    破局的策略也很簡單——找出真正兇手。

    但難在找到這個兇手。

    何況自己只是個縣尉,卻被縣令算計。

    官大一級壓死人。

    用屁股都能想到,兇手不會是別人,只可能是陳弼背后的那個主謀,故意殺了黑衣男子栽贓自己,畢竟自己為了救昭寧公主有殺人動機。

    齊平川思忖良久,覺得解鈴還須系鈴人。

    既然對方用繡衣直指房的人來作文章,自己就將計就計,以他人之矛,借陸炳可止小兒夜啼的兇名,利用繡衣直指房來破局。

    齊平川按刀出門。

    反擊!

    華麗的反擊!

    這一刻,齊平川渾身充滿了能量,幾欲仰天咆哮,頗有老夫聊發少年狂之心。

    這才是豬腳應有的風采啊!

    我齊傲天一世英武,再世更英武,何需金手指?

    進擊吧……

    軟蛋縣尉!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