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旺夫小啞妻 > 331、你的決定和孩子的成長重要(1更)

331、你的決定和孩子的成長重要(1更)

 熱門推薦:
    宋姣年紀小,可能不太明白,溫婉卻是最清楚的,謝正家情況特殊,他比誰都更希望這場考核能提前。

    因為考核意味著分配官職,分配官職意味著從今往后他就能正式拿俸祿吃皇糧,不用再靠著二房的銀錢過活。

    ……

    進寶的目的是套圈圈,溫婉打算去鏡湖,并且已經合計好了,自己不會劃船,待會兒就乘坐人多的畫舫過去,誰料才到半路就看到有人耍皮影戲。

    小家伙見到外面圍了很多人,將腦袋探出車窗看了幾眼,就把套圈圈的事兒給扔到九霄云外,回頭對著溫婉咧了咧嘴。

    溫婉問他,“你也想下去玩?”

    進寶不住點頭。

    讓林伯靠邊站,溫婉帶著兒子和侄女下車,一人給他們買了份櫻桃煎,這東西是采摘新鮮的櫻桃放入鍋中煮,等軟化了直接把里頭的核給挑了,然后將櫻桃肉搗成泥,用模具壓成小餅,最后撒上白糖就算成了。

    溫婉買的這個,用油紙包著,方便在外面食用。

    耍皮影戲的班子搭了個棚,棚里支了幾張桌,一張桌配四條長凳,能坐八人,一人六文錢,孩童免費。

    溫婉付了十二文錢,尋了個暫時沒人的空桌坐了,腳下踩著滿地的瓜子殼。

    想來是在她們之前就有人聽過一場,難怪這場人不多。

    溫婉將兒子抱坐在條凳上、自己與宋姣的中間,目光投向耍皮影戲的白幕布。

    沒多會兒,皮影戲開始。

    宋姣看看上頭,又看一眼進寶,見小家伙瞧得津津有味,連櫻桃煎都忘了吃,她低聲問溫婉,“三嬸嬸,您說小家伙能看得懂嗎?”

    “才兩歲多的娃,連話都說不利索,他怎么能看得懂?頂多是瞧著那塊布后面的皮影會說話會動覺得新鮮罷了。”

    頓了頓,溫婉又說“你瞧著吧,憑我們家這皮小子的性子,一會兒看完了他沒準還得讓我買回去自個兒表演給他看。”

    宋姣笑說不能夠,“就算真花錢買一套帶回去,咱也不會啊,難不成三嬸嬸還想現場跟師傅學兩招?”

    溫婉倒是沒那想法,只可惜她一語成讖,皮影戲收場的時候,一直乖巧坐在板凳上的小家伙突然不乖了,鬧著要她把皮影買回去。

    宋姣想到三嬸嬸剛才的話,“……”

    溫婉瞅著兒子,“我是不是太慣著你了?”

    進寶被娘親嚴肅的面色嚇得噤了聲。

    溫婉沉著臉,“你不要皮影,一會兒想吃什么好吃的,娘親都給你買,你要皮影,娘親就不要你,留你一個人在這兒看個夠!”

    她是真的有點火大,自己沒空帶,交給婆婆,婆婆平日里對他縱容太過,總想著孩子小,要什么就給什么,才兩歲半,就已經慣成這樣,往后長大了成性子了,還不得變成第二個陸晏清?

    可這火,她只能火自己,怨不了別人,更怨不上婆婆。

    進寶頭一次被娘親吼,想想有些憋屈,吸吸鼻子,嘴巴一癟就想哭。

    溫婉又說他,“你哭一聲,我就馬上走,真不要你了你信不信?”

    進寶憋住聲,眼淚汪汪地望著她。

    宋姣瞧著實在可憐,溫聲勸道“三嬸嬸,不就是個皮影,我身上有錢,我去買就是了,您別這么吼他。”

    說完,起身要去買皮影。

    溫婉不準她去,“鄉下孩子像他這么大的時候,能吃飽飯就算不錯了,誰敢伸手要這些東西?說白了,進寶就是給慣的!”

    宋姣抿了抿唇,“可他才兩歲多,還什么都不懂。”

    溫婉態度強硬“就是要在他不懂的時候教他懂得什么叫適可而止,讓他知道什么該要什么不該要,什么可要可不要,孩子哪有天生的好壞,全靠大人一步一步教,打小就這也給他,那也給他,讓他以為天底下的東西都是他家的,以后這觀念形成了習慣,誰給他扳回來?將來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人家首先罵的只會是我這個當娘的沒教好。”

    正在氣頭上,溫婉一番話下來幾乎不帶喘氣的。

    宋姣被她堵得啞口無言,原本準備去買皮影,這會兒哪還有那心思,重新坐了下來,心底被三嬸嬸的一席話給震撼到,忐忑而又無措。

    溫婉沉默了好一會兒消化火氣,重新看向兒子,“進寶,你說,還要不要皮影了?”

    進寶沒吭聲,小肉手里捏著啃了一口的櫻桃煎,他伸出胳膊遞給溫婉,望著娘親的視線討好的同時又生出幾分怯意。

    宋姣在一旁小聲提醒他,“進寶,跟你娘說不要了,快說呀!”

    進寶眼睛里還包著淚,哽得說不出話來。

    溫婉也不勉強他,背著身子在他跟前蹲下,“你不要皮影的話,就上來,娘親背你逛一圈兒咱們再回去。”

    進寶坐著不動。

    溫婉蹙眉,轉頭時見他將包著櫻桃煎的油紙捏得死死的。

    想到剛才小家伙把自己吃過一口的零嘴遞給她用來討好的那一幕,心底有所觸動,情緒跟著軟化下來,伸手去接,嘴里說著“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啊,再不聽話,娘親就不要你的賄賂了,要打你屁股的,聽到沒?”

    從小家伙手里拿過櫻桃煎,哪怕那上頭還沾著兒子的口水,溫婉也沒管著,很快吃完。

    之后,溫婉說到做到,背著小家伙逛了一圈,瞧著天色差不多了,把兒子帶回馬車上。

    小家伙正在跟娘親鬧脾氣,上了車也不說話,最后實在是扛不住瞌睡襲來,小身子一歪就倒在娘親懷里睡過去。

    溫婉抱著兒子,心底默默嘆了口氣。

    宋姣見她狀態不對,一路上都沒主動吭聲。

    婆婆還在徐家,溫婉沒道理先回府,讓林伯去將軍府,到的時候進寶還沒醒,溫婉將他抱到宋芳屋里,把人擱在小榻上,拉了毛毯蓋著。

    已經傍晚,中午來的客人散去大半,剩下的,要么是一時半會兒走不了的遠房親戚,要么是關系過分親厚的那幾家,被留下來吃晚飯。

    宋芳中午就沒出去,這會兒說什么也得露個面,讓梅枝看守好兒子閨女,她到席上跟親戚們打了個照面

    客人減少,晚飯氣氛輕松很多。

    宋芳以茶代酒全部敬了過來。

    晚飯過后,溫婉跟著宋芳回房,進寶還沒醒,溫婉掀開毛毯,輕輕將他抱起來,與徐家人道別之后跟著婆婆走出大門。

    ……

    仍舊是來時的那樣,公婆坐一輛車,溫婉和宋姣帶著進寶坐一輛,為了不影響小家伙睡覺,倆人全程沒說一句話。

    回到宋家,天色已經擦黑。

    下人們早把大門外的燈籠點亮,昏黃的光,把門外的大石獅子暈染得格外莊嚴。

    溫婉懷里抱著兒子,匆匆跟婆婆說了聲就回自家院子。

    宋巍早就下衙,這會兒正在書房里處理公務,聽到動靜,出來一瞧,見到溫婉抱著沉睡的進寶,他沒出聲,等溫婉把進寶送到里屋再出來,他才開口問“怎么去了這么久?”

    溫婉簡單說了句徐夫人強留著吃晚飯,沒辦法。

    宋巍瞧出她情緒不高,嗓音越發溫醇,“怎么了?”

    溫婉坐下來,沉默了一會兒,緩緩道“相公,要不我還是不去鴻文館了吧,往后就安心在家帶孩子。”

    宋巍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淡定的語氣,“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溫婉把白天自己帶進寶出去玩的事說了出來,“雖然他才兩歲半,可相公你不覺得這種時候是最好調教的嗎?正因為他不懂,所以才會認為大人說的做的都是對的,咱們更應該好好引導,而不是因為他年紀小,就什么都依著他,舍不得說舍不得教育,我不想溺愛孩子,不想再看到第二個陸晏清。”

    宋巍明白她的顧慮,沒再像從前那樣勸,輕輕嗯一聲,“好。”

    溫婉有些詫異,抬起頭來,“你不反對?”

    宋巍說“你的決定和孩子的成長重要。”

    ------題外話------

    衣衣要存稿了,最近這段時間都只有兩更~

    ——

    推薦凌七七的《侯門嫡女,相公寵上癮》

    一朝穿越,顧明卿成了大晉朝忠勇侯府的嫡次女。

    顧明卿原以為從此就能過上“坐看庭前花開花落,笑看天邊云卷云舒”的悠閑日子,誰知親爹是入贅侯府,而她是原配生的小可憐,身份那叫一個尷尬。

    顧明卿還沒來得及適應新身份,就被繼母嫁到農家,真是剛出虎穴,又進狼窩,不過——

    腹黑忠犬相公“爹說男人就要疼愛妻子。娘子,你放心,以后我一定疼你,啥好吃的,好用的都先緊著你。”

    疼兒媳的公公“明卿啊,我最遺憾的就是沒能有個白白嫩嫩的閨女,你是我兒媳,跟閨女也差不了多少。以后臭小子要是敢欺負你,爹一定為你做主教訓他!”

    顧明卿摸摸下巴,這日子跟她想的不一樣,她好像掉進福窩了!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