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圓滿龍吟氣

第二百八十一章 圓滿龍吟氣

 熱門推薦:
    說起來,一般的三星內功都無法涉及奇經八脈,換言之,大部分星橋境高手,修煉的都是四星內功。

    在修為和內功都占優勢的情況下,星橋境高手面對真炁境武者,當然擁有幾乎不可逆轉的勝機。

    除非真炁境武者的武學境界高了不止一籌,但一般而言,星橋境高手習武時間更久,本身的資質也不會差,想拉開武學境界的差距,很難辦到。

    這就是為什么,江湖中鮮少有真炁境武者能越級戰勝星橋境高手的原因。

    不過卓沐風的情況又不同。

    他雖修煉的是三星內功龍吟氣,但得益于權武三重門,對這門內功吃得極透,短短幾年,距離圓滿境界都只有一線之隔。

    反觀普通的星橋境高手,縱然修煉的是四星內功,但沒有徹底領悟精髓,甚至距離圓滿還有一段距離,面對卓沐風沒有想象中的優勢,加上武學境界又差不少,體現在實力上,反倒有所不如。

    這就是虬須壯漢被三劍擊殺的真相。

    “不可能!”

    “裘師兄被殺了?”

    分心關注情況的四位星橋境高手可謂大吃一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堂堂星橋境一重高手,被一個真炁巔峰的小子一個照面就殺了?

    那位旁觀的黃發男子亦瞇起了眼睛,有絲絲冷意從眼縫中迸射而出,見卓沐風殺向了另外四人,意圖給廖啟雄解圍,連忙疾沖而去,揮出一道綠幽幽的碩大掌印。

    此人的功力可比虬須大漢強得多,綠幽幽的掌印不僅氣浪澎湃,更是有股異味襲來,卓沐風對此不陌生,知道這是一門毒功。

    雖然巴龍說,自己煉制的丹藥能解大部分毒藥和毒功,但卓沐風仍不敢大意,連忙屏息靜氣,同時運轉龍游步,身體橫移而出,長劍斜揮先前。

    砰!

    巨力震得卓沐風五指滲血,長劍甩飛,扎入了不遠處的樹干上,繚繞在劍身的綠色氣息涌入樹干,眨眼之間,那株雙人合抱的大樹便冒起了綠煙,枝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黃發男子絲毫不給卓沐風喘息的機會,身體折射,拖出的光影形成直角,又是重重一掌殺到,綠幽幽的氣息逼人神魂。

    卓沐風此刻的位置剛好在石桌旁,連忙握住了巫媛媛留下的劍,鏗的一聲,劍光揮灑如虹,白森森的劍氣差點切開了綠色毒掌,鋒利度比倚天劍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愧是三星寶劍,聽聞這種級別的兵器,除了削鐵如泥外,還會伴有奇效,就是不知道這柄劍的奇效是什么。

    念頭一閃而過,那黃發男子顯然也看出了長劍的價值,雙目大亮,身體就像氣球般猛地凌空后縱三丈,又以更快的速度激射而來,快得身形模糊。

    卓沐風幾乎來不及反應,口鼻間有狂風呼嘯,恐怖的勁道已逼近臉頰,他的雙手像是機械般豎劍格擋在前。

    可惜這如何擋得住黃發男子,掌勁按實在劍身,卓沐風的雙臂猛一繃緊,差點當場折斷,痛得他臉色扭曲,幾乎懷疑自己要命喪當場。

    只聽叮叮的聲音響起,卻是巫媛媛的劍發出了一股股細小的七色劍氣,從劍柄的孔洞中鉆出,仿佛一枚枚穿透力極強的細針。

    那名黃發男子大驚失色,不是關系極近的人,根本不知道巫媛媛的佩劍乃是三星寶劍,何況黃發男子也不知道,這柄劍是巫媛媛留下的。

    這些七色劍氣令黃發男子感到不安,他的第一反應是閃避,可是來不及了,連忙收回手掌回護身前,同時另一掌亦兇猛地拍出,企圖消耗劍氣的威力。

    但是他低估了七色劍氣,綠幽幽的掌印仿佛紙糊一般,輕易就被洞穿出一個個針眼般的小洞,劍氣從手背穿出,速度幾乎只慢了半籌,又穿透了另一只手。

    此時黃發男子力量用盡,渾身僵在半空,尖叫聲從喉嚨里蹦出,又戛然而止,整張臉被洞穿,鮮血從頭顱各個方向濺出,仿佛一顆球狀血包。

    呼呼的風聲仍在響起,卻是力量耗盡的七色劍氣順著頭顱的小洞鉆了出來,化成了霧氣消散。

    黃發男子的頭發大半染成了血色,面孔模糊,仰頭栽倒于地。

    “這是巫媛媛那妞的七色劍氣?”

    卓沐風倒吸了口氣。他有些了解巫媛媛的底細,何況當年對方和傅山交手時,也施展過類似的劍法。

    目光落在劍柄之上,他這才發現,劍柄一側的內凹部位,有個小小的機括,剛才定是黃發男子用力之下,將之震了出來,導致藏于劍柄內空的劍氣爆射。

    卓沐風將那個機括按回去,咔嚓聲中,劍柄表面的小孔立刻消失無蹤,像是內部有機關閉住了這些小孔,從外觀看,根本找不出絲毫端倪。

    看來這就是這柄寶劍的秘密,能儲存劍氣,關鍵時陰死人不償命啊。不過這一招必須雙方相距極近才行,而且使用次數有限。

    剛才那一下,顯然已經把儲藏的劍氣消耗完了。

    眼下情況緊急,卓沐風沒有時間多想,連忙提著手中劍又殺向了前方,雖然只是耽擱了片刻,但那僅剩的三位分舵高手,已相繼倒在了血泊中,被人分尸。

    六位隨行護衛,竟也死了三個,還剩廖啟雄,李嬌娃,以及另一位名叫張震的男子正在掙扎,但個個渾身是血,看起來拖不了太久。

    卓沐風怒不可遏,心急如焚,揚劍便劈了出去。

    四周的真炁境武者見黃發男子被殺,原本驚懼不已,但是其中一人喊道“此賊的寶劍效用已失,大家不用怕,困住他!”

    這群亡命之徒顯然知道,今日的行動不容有失,否則他們最后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也將不復存在。

    何況只是稍稍阻攔卓沐風,只要另外四位師叔伯抽出手,便不用害怕,當即強撐膽氣,分成扇形站攏,凌空施展絕招,企圖阻止卓沐風的靠近。

    “給我滾!”

    卓沐風哪容耽擱,大須彌劍式展開,在三星寶劍的加持下,劍影暴漲翻飛,像是無數的刺猬尖尖攢射而出,披荊斬棘,勇猛地殺入前方。

    四周的內力攻擊一下子被蕩開,更多的由于速度問題,打在了卓沐風身后,無法形成聯合攻勢。

    正面卓沐風的兩名無情道弟子嚇得亡魂皆冒,眼見卓沐風殺來,反應時間都沒有,直接被斬成了四段。

    卓沐風一下子突破重圍,宛如猛虎出閘,殺向了其中一名試圖刺入廖啟雄心臟的男子,大喝道“納命來!”

    那名男子瞳孔收縮,罵了聲狗雜碎,不得不抽身迎向卓沐風。

    鏗的一聲。

    此人的內力明顯也強于虬須壯漢,余勁震得卓沐風本就皮肉崩開的雙臂,更是鮮血淋漓,身體倒射。

    可此人的寶劍卻被卓沐風斬斷,措手不及下,也不敢去追殺卓沐風,連忙抽身后退,胸口仍被劃了一劍,臉色頓時陰沉無比。

    卓沐風再度殺去,悍不畏死,不忘給遠處三人鼓氣道“廖大哥,李大姐,張大哥,你們堅持住,小弟馬上能救出你們!”

    陷入絕望當中,幾乎要崩潰的三人,目光迅速斜視。

    見這位大公子不僅沒有拋下他們,反而為了救他們,竟拖著一雙血臂與星橋境高手纏斗,大有搏命的意思,心中瞬間涌起濃濃的感動,鼻子竟有些發酸。

    他們只是苗傾城的護衛,雖然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但只要肯下本,憑三江盟的實力遲早能培養出來,卓沐風卻甘愿舍棄性命和大好前程,在這里與他們同生共死。

    這份珍貴的情誼,幾乎在瞬間擊中了三人厚厚的心房防御,差點流出眼淚。

    廖啟雄哈哈大笑,強行運功又擋住了一次攻擊,竟覺腹痛輕微了一些,喝道“大公子,不要管我們,你有這份心就夠了,夠了!”

    李嬌娃喝道“大公子,如果今日能生還,老娘定要和你干上三百杯。”

    張震只知大笑,雙目模糊。

    “一群癡心妄想的白癡,死到臨頭還在做白日夢,看我廢了這小子,殺!”

    被劈斷劍的男子張手一吸,地上一柄劍落入他手,臉上帶著冷酷之色,面對卓沐風的正面猛攻,突然一個抽身,閃到了后側方,猛然加速直刺,劍光如鬼似魅。

    這是宗華的獨門劍招,此人正是宗華的弟子之一,頗得劍招之精妙。

    卓沐風心中一寒,后背繃緊,頭也不回橫劍后擋,但架不住對方的劍速更快,一陣劍鋒摩擦聲中,刺向他背心的劍刺了個偏。

    卓沐風暗運龍游步前沖,但終究慢了半拍,被劍扎入兩寸,痛得他冷汗直流。

    他下意識想用巴龍給的毒煙,但又怕誤傷了廖啟雄等人,搖擺間,那名男子嘿嘿的冷笑聲再起,卓沐風擋在左側腰肋,這次差點被一劍洞穿身體,鮮血噴濺中,踉蹌橫移。

    可對方沒有任何停息的意思,又聞一記又一記劍風疾刺,卓沐風固然反應夠快,但到底內力不如,加上受了傷,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血花灑了一朵又一朵。

    這情況令廖啟雄三人心膽俱裂,明明自己也到了生死一線關頭,仍不忘提醒卓沐風離開,身上再添新傷。

    卓沐風想離開也沒辦法了,在那名男子滴水不漏,連環不絕的進攻下,幾乎只有招架之力。

    一股熊熊燃燒的怒火在卓沐風胸中激蕩,越燒越旺,仿佛要炸裂他的身體。他討厭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討厭被人以羞辱式的方法擊殺。

    踏入江湖幾年,風風雨雨,生死險境中走過,好不容易走到現在,成了三江盟的大公子,擁有諸多資源加身,他豈能倒在這里,倒在一群見不得光的雜碎手中?!

    “小子,下輩子投胎記得多長一個心眼,自不量力的狗東西,浪費大爺時間!”

    耳朵里響起那名男子不屑譏諷的嘲笑聲,又一劍刺來,就要結果他的性命。

    卓沐風看見了廖啟雄等人張口大喝的呼喚聲,時間仿佛在變慢,那股讓他無法控制的怒火徹底炸開,肆意宣泄。

    “吼!”

    卓沐風仰天長嘯,龍吟之聲震動虛空,他的身體仿佛被電流擊中,酥麻之感層層蕩開。

    就在這時,距離圓滿只差一線的龍吟氣內力,倏然瘋狂運轉而過,一下子突破了某個無形壁障,在卓沐風周身運轉自如,內力足足暴漲了一成半。

    龍吟氣,竟于此刻邁入圓滿之境!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