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惡毒崔寶劍

第二百五十九章 惡毒崔寶劍

 熱門推薦:
    華為峰之前和卓沐風打招呼,見卓沐風心不在焉,便有些擔心他,所以考慮片刻后,便打算追出去看看。

    豈料經過「梅雪園」時,發現園外站滿了護衛和下人,才知是巫媛媛把他們趕出來的。

    青天白日,把人都趕出來干什么?

    起初華為峰也沒在意,直至到了巫府大門,得知卓沐風沒有出來,這才猛然聯想起此事,八成是師妹看卓沐風不順眼,打算對付他!

    心急火燎之下,華為峰匆匆趕來,恰好就見到了一男一女癱坐在花團中靜寂的一幕。

    巫媛媛更是雙眼通紅,滿臉淚水,一副生不如死,仿佛受了天大屈辱似的模樣。

    再看卓沐風,表情尷尬難言,似乎也受到了什么刺激。

    這二人莫非是前世冤家嗎,怎么一碰面就打,從來沒有和和氣氣過。不過現在的問題不是這些。

    華為峰迅速來到巫媛媛身邊,蹲下,看著師妹又青又白的臉,淚水仍在下落,不禁心中一沉,忙問道:“師妹,發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卓沐風欺負你了?”

    說話間,眼眸一橫,冷冷地射向卓沐風。從認識以來,卓沐風從未見過華為峰如此嚴厲的眼神,渾身血液都停止了流動。

    在剛剛的旖旎過后,卓沐風知道,自己已經來到了懸崖邊上,前方就是萬丈深淵。

    只要巫媛媛說出實情,很難想象華為峰會做出什么舉動,就算華為峰暫時饒過自己,也很難保證他不將實情告訴老巫。

    寶貝女兒被那樣欺負,卓沐風簡直不敢想象老巫會有什么反應。

    天堂地獄,只在轉瞬之間!

    天下十美,個個都是鐘天地之靈秀,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常人連說上一句話都難,若是被人知道,巫媛媛的嘴巴被自己嘗過了……

    卓沐風頭皮發麻,感覺到全世界涌來的惡意。

    時間好似停止了一般,空氣中透著逼人的壓抑。

    卓沐風緊盯著巫媛媛的反應,默默運轉全身功力,一有不對,哪怕明知逃不掉,他也絕不會坐以待斃。

    華為峰的眼神更凌厲了,見師妹還是癡癡呆呆,只顧一個勁地掉淚,這般反應,鐵定是發生了什么不可想象的大事。

    華為峰恨鐵不成鋼地看向卓沐風,怒道:“沐風,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說!”

    卓沐風怎么說?

    我為了抵抗你師妹,不小心把她撲到,然后不小心親了她一口?這種話說出口,華為峰多半要發飆。

    憑心而論,華為峰對卓沐風一直很照顧,卓沐風感覺得出,這種照顧并不摻雜任何的陰謀詭計和虛偽。

    所以面對華為峰的責問,卓沐風倒是沒有生氣,嘴唇動了幾下,仍有余香在唇齒間蕩漾,讓他頗為迷醉,但現在可不是回味的時候,支支吾吾道:“這個,這個……”

    見華為峰的眼神中透著失望,卓沐風驀然一震,忽然挺起胸膛,罷了,做就做了,男子漢還怕承認不成,遂咬牙道:“不瞞大哥,事情是這樣的……”

    他將巫媛媛如何設局逼他交手,之后將他打得落花流水,自己不得不使計耍詐反撲,最后二人一起翻滾花圃的事情說了一遍。

    沒有偏袒任何一方,只是客觀公正的描述,即將說到接吻的事情,忽聽呆滯中的巫媛媛一聲厲喝:“你這個無恥淫賊,我要殺了你!”

    雙腳一邁,眼看要一劍刺出,卻被華為峰雙手夾住長劍給阻止了,沉聲問道:“師妹,他說的可是真的?”

    這個微小的舉動,莫名讓卓沐風內心一暖。

    也許華為峰不是有意的,但正是這無心之舉,恰恰證明他內心里希望緩和局勢,不要鬧到不可開交的地步。

    若換成一個心機叵測之人,只怕恨不得借機鏟除自己,免得分走師傅的尊寵!

    巫媛媛惡狠狠地瞪著卓沐風,雙目紅腫未退:“師兄在此,他還敢說假話嗎?”

    原來如此,明白了。

    華為峰一瞬間有種頭痛欲裂的感覺,看看師妹,再看看卓沐風,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一個腦袋兩個大。

    師妹看不慣卓沐風久矣,所以提前把梅雪園的人叫出去,在此伺機報復。卓沐風哪里是對手,看他身上滿是豁口的衣衫就知道當時情況有多緊急。

    于是他故意露出命門,讓師妹有所忌憚,最后整個人撲到了師妹身上。

    這他么叫什么事!

    說卓沐風錯吧,人家差點被虐出水來,你總不能不讓人反抗啊。可堂堂一個男子漢,撲到大姑娘身上,這成何體統,以師妹驕傲的個性,難怪要當場掉淚。

    說師妹錯吧,人家畢竟是吃虧的一方,而且他自小疼愛有加,重話又如何說得出口?

    饒是以華為峰睿智明斷的個性,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處理了。

    最后只能重重哼了一聲,對著卓沐風橫眉冷對,怒道:“沐風,此事你們雙方都有錯,不過你一個大男人,怎么能做出那種事?還不快向師妹道歉?”

    聽到巫媛媛及時阻止后面的話,卓沐風有些愣神,旋即醒悟過來,對方必是擔心名聲受損。

    從某種意義上說,巫媛媛算是幫了他,可讓他道歉,卓沐風卻是一百個不樂意。

    畢竟這事是巫媛媛先挑起來的,要不是他冒險反擊,指不定會變成什么樣,憑什么讓他道歉?

    至于后面的事,他的確不小心親了巫媛媛,可巫媛媛不也親了他嗎?大家都挺吃虧的,最多就是打平而已。

    “嗯?”

    見卓沐風半天沒反應,華為峰重重地發出一個鼻音,蘊含著警告的味道。

    卓沐風抿著嘴,面部表情倏然松了松。

    他仍然不認為自己有錯,不過華為峰的面子總要給的,何況一旦后面的事被捅破,吃虧的肯定還是自己。

    目光望向巫媛媛,見這妞雙目紅腫,眼神卻像刀一樣,心中苦笑,深知這次徹底把人家得罪慘了,幸虧她也顧及名聲,沒把后面的事抖出來。

    看來以后得小心再小心,抱拳有氣無力道:“妹子,剛剛多有得罪,別往心里去啊。”

    巫媛媛沒理他,也沒理會意欲安慰的華為峰,獨自撿起長廊上的劍,就那么頭也不回,一聲不吭地走了。

    華為峰伸出手,做出挽留之狀,可看師妹悲傷低落的樣子,終究沒有出聲,萬幸沒有鬧出大事。

    目光一轉,落在卓沐風身上,滿腔的怒火有了發泄的地方,華為峰走上前,忍不住斥責道:“我就奇怪了,你好歹救了師妹兩回性命,她怎么就是跟你過不去?以師妹恩怨分明的脾氣,不像會做這種事。”

    說罷,還以審視的目光上下看著卓沐風。

    卓沐風被他看得緊張,嘴上道:“她總以為我對她有想法,大哥你是知情人,說句公道話,哪一次是我主動惹她的?”

    回想過去幾次,好像還真是,但華為峰可不會當面承認,哼了半天,只好無奈道:“你們兩個真的是……算了算了,以后記得讓著師妹一點,還有,今日的事別說出去。”

    “大哥放心,小弟這點覺悟還是有的。”卓沐風點點頭,心說我也怕啊,傻子才把事情往外說。

    原本華為峰還想安慰卓沐風,被剛才的事情一搞,也沒心情了,揮揮手,自顧自辦事去了,索性眼不見為凈。

    卓沐風則離開了巫府,心中暗道好險,看樣子以后要遠離那個瘋女人,看著賞心悅目,指不定什么時候給自己來一劍。

    說到底,還是自己的實力太弱了,不然豈容那個女人欺負?

    返回墨竹幫,受到刺激的卓幫主又開始了修煉,連杜月紅來找他都被拒之門外。

    如此持續了幾天后,他隱隱感到龍吟氣到了一個極點,只需一個合適的契機便能一舉邁入圓滿層次。

    不過平靜的日子不長,停止修煉的當天晚上,好久不見的崔寶劍忽然登門。

    “咱家聽說,你越來越得到巫冠廷的器重了。”

    崔寶劍坐在椅子上,陰測測地笑道。

    “巫冠廷心機深不可測,我至今摸不透這個人。”

    卓沐風搖搖頭,連忙否認,心中卻驚疑不定,難道三江盟還有天爪其他的內線。

    崔寶劍嘿嘿一笑,不置可否,也沒有給卓沐風繼續開口的機會,而是以命令的口吻道:“本月十五的子時,你去揚州城的三龍坡,把三江盟的揚州舵主殺了,他會經過那里。”

    “殺揚州舵主?”

    卓沐風渾身微震,見鬼似地看著崔寶劍。

    加入三江盟那么些天,該了解的也都了解了。據他所知,南方是三江盟的大本營,而像姑蘇城,揚州城這等地方,更是重中之重。

    所以但凡能在這些地方當上舵主的,皆是三江盟的核心力量,是巫冠廷的心腹。

    揚州舵主,尤其讓人印象深刻,因為沒記錯的話,對方好像是巫冠廷的小舅子!

    苗傾城之父,多年前就開始獨居江南,收養了一個嬰孩,此人沒有投靠苗家,而是遵照苗父的意思,加入了三江盟。

    別看人家是收養的,但自幼與苗傾城關系頗佳,二人的感情不比親姐弟差,得益于這層關系,巫冠廷也極為關照這位小舅子。

    這死太監好毒的心腸,讓自己去殺苗傾城的弟弟,這事一旦做了,等真相揭開,只怕三江盟上上下下都饒不過他!

    這分明是看自己受到了巫冠廷的器重,嫌之前進攻徐家的投名狀不夠,打算進一步控制自己啊!

    卓沐風心中恨得直咬牙。

    崔寶劍繼續笑道:“別擔心,你的實力固然遠不如那位,但到時候自有人幫你,你只需負責遞劍就是。

    沐風啊,既然走到了這一步,你就沒有選擇的權力。否則,你現在擁有的,也會在一夕之間失去,懂嗎?”

    崔寶劍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伸手指了指窗外的燈火闌珊。

    對方這句話,分明是拿墨竹幫,尤其是商紫蓉等人威脅他!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