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圓滿化精芒

第二百三十五章 圓滿化精芒

 熱門推薦:
    腳踩龍游步,卓沐風右手施展大須彌劍式,抵擋對面的攻擊,左手則揮出龍霸拳,一記記高亢的拳勁襲向三位對手,試圖消耗他們的功力。

    “滾!”

    彭木又驚又怒,沒有如想象般輕易擊殺卓沐風,讓他大為惱火,揮手震碎龍霸拳勁的同時,采取直線方式正面殺出。

    后方是巫媛媛和胡萊,退無可退,卓沐風只好一劍迎上。

    卻見重重劍影在爪勁的沖擊下崩碎毀滅,力道余勢不絕,透過倚天劍涌向卓沐風的手臂,令他虎口開裂,身體止不住蹬蹬后退。

    就在彭木乘勝追擊之時,卓沐風忽然一劍直揮,無形劍芒迅速擴散,以出其不意之勢斬向對方。

    彭木有所感應,連忙以右爪硬撼,卻因反應慢了半拍,右臂被劃出了一道又深又長的血痕,隱見白骨。

    “化精芒大成!”

    非大成的化精芒,不可能在瞬間凝聚如此鋒芒。彭木一驚再驚,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以為隨手可殺的小子,居然隱藏有如此多的底牌。

    明明修煉的武學品級不高,偏偏練得爐火純青,硬是讓自己無可奈何。

    卓沐風卻沒有絲毫得意。

    因為就在他出劍的同時,一道淡紫色掌勁與一道鞭影從左右兩方襲來,拿捏的時機恰到好處,就在他無力抵抗之際。

    千鈞一發間,卓沐風仰天長嘯,仿佛從肌肉中榨出了力量,強行矮了矮身體,淡紫色掌勁與鞭影從他上方劃過,各自擊中了左右兩邊的石壁,炸開一片碎石。

    “給我死!”

    間不容發,雙眼通紅的彭木抓向卓沐風的頭頂,欲要擊碎他的天靈蓋。

    胡萊目齜欲裂,張口喊了聲老大。

    巫媛媛發不出驚呼聲,只是看著卓沐風的眼神分外復雜。

    但就在這時,借助剛才短暫的間隔,卓沐風利用龍吟氣與龍游步的共振效果,又一次生生偏移了位置,從必殺一擊中逃過。

    爆發的爪勁吹起他的長發和衣衫,卓沐風又一次陷入了三人圍攻,忽而硬撼,忽而橫身,忽而主動出擊。

    以區區真炁境修為,抵擋三大星橋境年輕高手如此之久,這一戰傳到江湖中,足以讓卓沐風揚名立萬。

    然而他的目標不是抵擋三人,而是擊敗三人。

    繼續維持這種局面,只會讓他越來越被動,最后唯有死路一條。

    有的人越是情況危急,越會緊張出錯。而卓沐風卻恰恰相反,巨大的壓力,反而激發了他的潛能,使他全身心投入到這一戰中。

    當年在亞馬遜雨林,生死一瞬的時刻,他已經歷了多次,這次不過是尋常。

    只要他的劍再長幾分,再利幾分,就有辦法擊潰彭木三人的聯手,徹底占據主動。

    精氣神高度集中的卓沐風,仿佛融入了長劍之中,又沿著劍芒向前延伸,進入虛空。

    劍芒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他試圖通過意志操控它們,淬煉它們,就像粗坯經過鐵錘打磨,鍛造成鋒利的長劍。

    卓沐風橫劍一擋。

    鐺的一聲!

    火星飛舞中,無形劍芒被斬斷,爪勁猛襲而來。就在這瞬間,他仿佛感受到了分裂的無形劍芒在潰散,一點點流溢到空氣中,化成輕風幾許。

    但他不甘心,不甘心就這么被打敗,江湖夢未酬,多姿多彩的武林還未踏遍。這不是分勝負,而是決生死,他只能勇往直前,拿命去搏!

    一種舍生忘死,為了殺敵不惜一切代價的勇氣和信念瘋狂沖擊他的心胸,涌遍他的全身每一個細胞,那斷裂的無形劍芒,莫名又重聚到一起。

    卓沐風忽然悟了。

    過去他一直苦苦追求著圓滿境界的化精芒,但始終不得其法,他自認為對于此境界的掌控,明明已經登峰造極,不知道突破口在哪里。

    現在他知道了,圓滿的化精芒,不在于掌控力,而在于信念!

    唯有生死無畏,為了殺敵不顧一切的信念,才能助他推開這扇門,達到此境最究極的巔峰。

    時間仿佛過了很長,但在外人眼里,卻只有短短片刻。

    彭木大聲獰笑,爪影籠罩了卓沐風的頭頂。

    巴龍雙手齊出,揮掌相就,拍向卓沐風的雙腿。

    而方小蝶則揮舞著帶刺的長鞭,倒卷著從斜側豎直抽來,堵死了卓沐風任何橫移的可能。

    無論從哪個方面看,這都是必死之局,難以幸免。

    “卓老大!”

    原本嚇得發抖的胡萊,突然一咬牙,竟不顧一切地橫沖出來。不是與卓沐風的感情多么深厚,只是不想欠他太多。

    江湖人風風雨雨,頭顱本就別在褲腰帶上,比起恩義,在胡萊眼里,性命反倒是不值一提。

    也是在此時,卓沐風似緩實快地一劍從下而上,斜撩著揮出。

    如果之前的無形劍芒是未開封的兵刃,那么此時便是淬血的利器,切過虛空,快到仿佛感受不到阻隔。

    隨著卓沐風心念一動,無形劍芒不斷延長,繞過了爪影,先一步疾斬身在半空的彭木。

    嗤啦!

    森白的劍影擦過虛空,遠遠看去,剛好將彭木的身體分成兩半。

    緊接著,彭木的雙腿便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中與他的身體錯開,上半身還在往右漂移,雙腿卻朝左邊摔落,切口處平滑無比。

    劍勢不絕,反而還在持續高漲,卓沐風身體旋轉,帶動無形劍芒也在繞彎,一個兜轉,準確無誤地擋住了長鞭。

    趁此機會,卓沐風雙腳蹬地,身體前沖,順利避開了淡紫色掌勁和黑紫色爪影。

    而直到此時,彭木的雙腿才堪堪落地,一聲慘烈無比的尖叫聲響徹八方,只剩上半身的彭木摔在地上,腿根血流如注,身體不住翻滾著,痛得額頭青筋直冒。

    “什么?”

    巴龍和方小蝶目瞪口呆,搞不清剛才發生了何事。

    唯有巫媛媛,一對原本灰暗至極的美眸,此時如星星點燈,驟然煥發出萬家生火般的熾盛光芒,一眨不眨地盯著前方的挺拔背影。

    圓滿的化精芒!

    她之所以能了解,是因為大師兄華為峰就觸及了這個境界,并曾不止一次地向她演示過。那種似曾相識的氣勢和威力,絕不會有錯。

    只是也太不可思議了,須知這種武學層次,哪怕是地靈榜高手也不是全然領悟,最多只有三分之一。

    英秀榜中,涉足此境的一雙手都能數過來。

    換言之,此時的卓沐風,或許本身功力還遠遠不夠,但論武學境界,已經不怵東周江湖的頂尖俊杰,哪怕是她這個三江盟千金也有所不及。

    然而功力可以慢慢提升,只要本身資質不是太差,花費足夠多資源,怎么都能提升上去。但這種悟性,卻是老天爺賞飯吃,搶都搶不來。

    看著前方仗劍而立,殺向巴龍和方小蝶的身影,巫媛媛仿佛看見了若干年后,此人名動江湖,攪動風云的畫面。

    巴龍受到卓沐風的氣勢所攝,膽氣已少了幾分,掌勁爆發的威力竟不如之前。

    空氣中傳來細微的嗤嗤聲,巴龍極力閃避,依舊痛吼一聲,前胸被劃開了一道極深的豁口,仰面倒在地上。

    “師兄!”

    見到這一幕的方小蝶,突然扔掉了長鞭,撲向地上的巴龍,秀目含淚,仿佛忘記了死亡的威脅。

    卓沐風一個閃身,輕易點住了二人的穴道,令他們無法動彈。

    這是他在獲得三江盟的秘籍,武柱值激增后,抽取到的一門點穴手法,名為點血截脈,沒有相應的手段,常人難解。

    巴龍不由慘然道:“師妹,你為何不逃!”

    方小蝶泣道:“師兄若是死了,我一個人偷生又有何意義。”

    卓沐風出奇地沒有殺他們,而是先走到了慘嚎不停的彭木面前,居高臨下地望著對方。

    彭木駭然道:“兄弟,不要,不要殺我,我愿意做牛做馬,饒我一條狗命吧。”

    卓沐風:“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師傅對付你,是我挑唆的。包括你這條斷臂,也可以說是毀在我的手上。”

    彭木表情僵滯,帶血的眼睛直直地看著卓沐風。不給他詢問的機會,卓沐風一腳震碎了其心脈。

    之后也不管胡萊和巫媛媛,連忙走到遠處,避開包金的血,提起了他的尸體,扔到了巴龍師兄妹面前,并撕開其他人的衣服,隔著手,搜出了一堆瓶罐。

    他先一掌擊昏方小蝶,而后對巴龍道:“告訴我,哪種是五日蝕骨丸的解藥,別想著撒謊,同樣的問題我還會問你師妹。

    要是敢騙我,你一定無法想象你師妹的下場,她還挺美的,身材也不錯。”露出一副色瞇瞇的樣子。

    走過來的胡萊嘿嘿邪笑:“老大,別忘了兄弟我,好久沒開葷了,老胡我的通天巨棍已經饑渴難耐。”

    卓沐風:“到時我們一起上。”

    巴龍聽得發絲都豎了起來,眼睛發紅,悲愴怒吼道:“拿女人威脅,算什么英雄好漢!你們若敢對我師妹不利,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卓沐風冷冷道:“你最好看清楚形勢,等你做了鬼,該發生的也都發生了,無濟于事。所以乖乖回答我,如果配合的話,我興許可以饒你們不死。”

    巴龍當然不信卓沐風的鬼話,但是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為了師妹不被魔掌染指,只好乖乖配合。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