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胡兄想喝,現在就可以

第二百一十一章 胡兄想喝,現在就可以

 熱門推薦:
    主意既定,卓沐風當然不會客氣“胡兄,你我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卓某怎能讓你一個人去冒險?”

    胡萊一聽,說不失望是假的,也只能皮笑肉不笑“能認識卓老大,真是我胡萊三生有幸。”

    事態緊急,多耽擱一分鐘,便意味著梅澗鎮的競爭會多幾分。

    卓沐風先是通知墨竹幫,表示自己會進入暖陽山,閉關苦修,誰也不能打擾。

    之后為了避免被三江盟察覺到動靜,又讓胡萊給他化妝,很快將他變成了一個臉色蠟黃的中年人模樣。

    二人即刻約定碰頭的地點,由胡萊先行離去,待察覺到院子內無人后,卓沐風緊閉門窗,掀開床板,進入了地道。

    姑蘇城東門外,卓沐風與胡萊各駕一匹馬,疾馳而去,很快混入了本就揚塵四起,不乏江湖人的官道之中。

    而就在卓沐風二人出發的前一刻,已有七匹馬快速出了城門,赫然是巫媛媛一行。

    生怕爹會使出卑鄙手段,這位三江盟公主根本就不肯落單,加上情況緊急,七個人一商量,當即就趕赴梅澗鎮。

    得知消息的巫冠廷,也只能怒拍桌子,大罵三聲不肖女。

    ……

    從姑蘇城到梅澗鎮,快馬加鞭需要半個多月。

    一路上,卓沐風和胡萊看到了形形色色的江湖客,歇腳之處,隨時都能聽到關于天府的議論。

    此事已然傳遍江湖,據說連中州,西楚,北齊,南吳等四國地界的江湖門派都望風而動,大有前來一探的意思。

    這天傍晚。

    連日奔波,風塵仆仆的二人進入了一家破落的客棧,卓沐風本不愿停下,但胡萊嚷著身體受不了,非要歇一歇不可。

    店小二嫻熟地上了兩大盤牛肉,兩壺美酒。城外小店,這已經是能拿出手的美食。

    胡萊抓起牛肉就啃,仰頭咕咕喝酒,風卷殘云一般,迅速解決了自己的食物,又抓取卓沐風面前的盤子和酒壺。

    見狀,卓沐風搖搖頭,依舊慢條斯理地吃喝著。

    等過了約一刻鐘,正打著飽嗝,剔著牙齒的胡萊忽然面色一白,捂著肚子痛叫起來,一把掀掉酒桌,怒叫道“卓老大小心,酒菜里有毒!”

    卓沐風迅速看向側邊。

    先前還低聲下氣的店小二,此時已換了副得意的嘴臉。坐在柜臺后的掌柜,亦泛著奇異的微笑,淡淡道“兩位客官,酒足飯飽,也該上路了。”

    啪!

    他輕彈算盤珠子。

    中毒的胡萊面色慘白,朝著店小二怒沖而去,舉手就是一拳,卻被店小二一腳踹翻在地,口吐血沫。

    卓沐風也在此時出手了,一劍揚起,攜著無形鋒芒劈去。

    正欲抵抗的店小二面色大變,急忙閃身,兩排桌子和木凳被劍氣斜斜切開,未盡的劍氣摩擦地面,一簇簇火星迸起亂竄。

    卓沐風飛縱而起,連出兩劍,相繼削去了店小二的帽子和一大截長發,駭得后者倉惶后退不止。

    到了第三劍,卓沐風覷準機會,正要一劍斬落對方,旁觀許久的掌柜突然出手,三股內力噴涌而出,應該是真炁三重武者。

    換在平時,卓沐風輕松能收拾對方。但是此時,他渾身無力,連續出招讓他搖搖欲墜,掉頭就想沖出店外。

    “想走,你走得掉嗎?”

    掌柜冷笑,抓起桌椅板凳猛砸過去,稍稍阻撓了卓沐風的行動后,一個躥步,趁著卓沐風無力應對之際,一拳打中卓沐風的腹部。

    卓沐風悶哼一聲,等人翻滾了幾圈,已是昏迷過去。

    “呼,好險,要不是這家伙中了毒,小命就交代了。當家的,不如把他交給我,剁碎了做包子吃吧。”

    店小二心有余悸地摸摸頭,看著地上的卓沐風,惡狠狠說道。

    掌柜道“此人已被我等控制,你急個什么勁?”

    店小二嘿嘿傻笑起來。

    就在這時,本趴在地上昏迷的胡萊,突然站了起來,指著店小二喝道“小雷,你剛才踢那么重干什么,是不是想踢死老子?”

    店小二無辜道“不是胡叔你說要假戲真做,才能騙過這家伙嗎?”

    胡萊作勢上前教訓,掌柜阻止他“胡兄別鬧了,我與小雷接到你的傳信后,可是嚴格按照你的吩咐行事。

    為此提前幾天就關門驅客,損失了一大筆生意。現在該怎么辦,我與小雷聽你的。”

    聞聽此言,胡萊也不好意思動手了,反而笑呵呵道“就知道陳兄與小雷仗義,等過了這次,我請你們去最好的青樓享受一番。”

    安撫完同伙,胡萊立刻邁步走向卓沐風,在其身上摸索片刻,忽然動作定格,面露喜色,手一翻,掌中已多了半枚鑰匙。

    “卓老大啊卓老大,我也不想的,可誰讓你不肯乖乖配合,交出鑰匙呢,兄弟我只好出此下策了,別怪我。”

    胡萊唉聲嘆氣一番,得意地收好密匙,起身后退。

    陳守義和小雷走了上來,掌柜點了點下巴“這家伙該怎么處理,是殺是剮給個準話。”

    胡萊沉吟片刻道“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好歹救過我一命,做人總不好太絕。先關他一段時間,等風頭過了,再把他放了吧。”

    陳守義撇撇嘴,不過這也是他最欣賞胡萊的地方,若非這種恩怨分明的性格,二人也不會相識相交。

    陳守義示意一下,小雷便點住了卓沐風的穴道,扛到了后院。

    胡萊得回了另一半密匙,自然滿心激動,也不敢多耽擱,當即提出了告辭。不忘吩咐陳守義和小雷要注意三江盟,想個不留把柄的方式放走卓沐風,免得留下后患。

    陳守義笑著點頭。

    騎馬上路,胡萊哼著歌大笑遠去。

    過了一天一夜,他來到了白遠城外的一處樹林,左右四顧,見沒有發現人跡后,迅速靠近一株滿是斑駁印記的小樹,信手一拍。

    樹干居然有一半是中空的,彈出一截長筒,捏碎之后,另一半黑色密匙落于胡萊掌中。

    “嘿嘿嘿,呂素文,卓沐風,你們是玩不過老子我的。慢慢歇著吧,等老子得了大機緣,說不定還會請你們喝酒。”

    “何必等那么久,胡兄想喝,現在就可以。”

    突然間,驚雷炸起,一道十分熟悉的聲音沖入胡萊耳中。

    胡萊汗毛倒豎,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已經被一腳踹飛,手中和身上的密匙各自被吸扯而去,穩穩落在了另一人手中。

    那人站在穿透樹葉縫隙的陽光之中,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不是卓沐風是誰。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