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二百章 清白

第二百章 清白

 熱門推薦:
    這食物中毒的家伙想搞我!

    這是卓沐風的第一想法。

    他從來沒見過對方,什么饒恕罪行,手下留情,簡直是胡說八道,卓沐風立刻道“伍伯伯,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在下為何聽不懂。”

    伍思杰的目光并未看向卓沐風,只是摸著茶蓋,淡淡道“你是說伍某陷害你嗎?我若與你素不相識,又何必陷害你。

    事情發生在三年前,伍某本不愿揭開,但冠廷兄與我情同手足,他好不容易收個義子,伍某實在不忍他被人所騙。”

    三年前?

    卓沐風有點懵逼了。

    那時候他還沒穿越,難道原主真干過天怒人怨的事情。

    可當他搜尋過往記憶時,根本沒有類似的事,原主的履歷簡直是一清二白,妥妥的道德君子。

    所以這食物中毒的家伙一定在搞老子!

    卓沐風還沒說話,巫媛媛先一步道“伍伯伯,還請你明言!”

    這妞的語氣怎么回事,居然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卓沐風回頭,剛好對上了巫媛媛射來的冰冷得意的目光。

    伍思杰尚在沉吟,巫冠廷也說話了“思杰兄有話便直說吧。巫某相信沐風是清白的,或許你們二人之間有些誤會。”

    嘆了口氣,伍思杰對著身后二人吩咐道“這里的話,不許傳出去。”

    “是,師傅。”

    兩名年輕人拱手點頭。

    伍思杰這才道“三年前,伍某途經揚州城外,修煉之時,耳目大開,忽然聽見有女子哭泣聲,遂循聲而去。

    結果發現一清白女子被人玷污,而那個不軌者,正是冠廷兄你新認的義子,卓沐風!”

    亭內一陣安靜,眾人的臉色或多或少出現了變化。

    那兩名紫華城弟子,盯著卓沐風的眼神滿含不屑與厭惡。

    巫媛媛橫了卓沐風一眼,重重地冷哼一聲。

    蓋因以伍思杰的身份地位,若不是確有其事,怎會無緣無故陷害卓沐風?否則名聲受損的只會是他自己。

    到了對方的高度上,一言一行都不會是無的放矢。

    更不用說,在巫媛媛心里,卓沐風是有前科的,再加上剛才的話,她心中頓時就信了幾分。

    被伍思杰一說,卓沐風仔細回憶一番,突然間心口狂跳,呼吸微窒,貌似還真有這事!

    當然,不是原主真的玷污了那名女子,而是從頭到尾的誤會。

    那晚原主在城外休息時,見一人鬼鬼祟祟地經過,好奇心驅使下,意外走到了一處泛著火光的洞中,結果發現了一位渾身赤果的女子。

    下身還有一灘血跡,顯然是被人侮辱了。

    結果原主犯傻,不僅不避嫌,立刻離開,反而還上前撿起衣服替人家遮蓋,好死不死的,那女人恰好醒來,尖叫聲確實引來了一人。

    那人臉上帶著很明顯的人皮面具,看不清真實模樣。

    一瞬間,卓沐風腦中涌起很多想法。

    巫冠廷“思杰兄,你口說無憑啊。”

    伍思杰笑了笑“聽說了冠廷兄收義子的事,更得知此人名叫卓沐風,伍某當時就感覺不對,生恐冠廷兄被騙,便命人查了查卓沐風的生平。

    結果此人與當初那人給我的信息,完全吻合。冠廷兄,伍某并非挑撥離間,只是這些話不吐不快,怕你一世英名被毀啊。

    你若不信,伍某已派人帶來了那位受害的女子,她可以當場指證。

    另外,三年前的八月十六日,也就是事發當天,卓沐風曾經過揚州城,并在三笑樓買了兩個粽子,相信以三江盟的能量,此事查起來絕不難。”

    一席話說得三江盟幾人皆是臉色難看。

    華為峰忍不住看了看卓沐風。

    他不相信后者會干出這種事,但伍思杰有理有據,何況以對方的層次,沒道理會陷害卓沐風。

    巫冠廷嘴唇微抿。

    他哪里還不明白伍思杰今日前來的目的,眼神諱莫如深,正欲說什么,就聽前方的卓沐風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前仰后合。

    “你笑什么?”

    巫媛媛怒喝道。

    卓沐風不理她,只是看著淡定的伍思杰,笑道“伍伯伯,可否回答我幾個問題。”

    伍思杰沒開口,卓沐風已經自顧自問道“真是巧啊,天下人何其之多,偏偏就在那一天,那一夜,伍伯伯到了揚州城外,又剛好碰見了我,還目睹了我的罪行,你我真是有緣分!

    按照伍伯伯的意思,整件事從頭到尾,只有你和那位女子在場,沒有第四方,對嗎?”

    伍思平身后,較年輕的弟子立刻豎起眉毛,大喝道“卓沐風,你是什么意思,難道還懷疑吾師陷害你不成?”

    卓沐風繼續道“第二,伍伯伯可親眼看見我行不軌之事?

    第三,既然伍伯伯如此嫉惡如仇,看不得義父被欺騙,我當時犯下那樣的罪過,你為何又放了我?”

    這次伍思平答道“伍某見你年紀太輕,不忍下殺手,加上又得知了你的身家信息,便令你回去之后,多行好事,以彌補罪過。

    之后兩年里,你果然干得不錯,還得了一個真君子的外號。”

    華為峰的臉色又變了。

    這種行徑的確像是伍思杰會干的。

    在對方闖蕩江湖時,遇見壞人并不立刻下殺手,而是勒令他們做更多的好事,并派人監視,若犯第二次錯,才會動手處決。

    這是伍思杰獨特的行事作風。

    關鍵是,那段時間里,卓沐風行俠仗義的頻率確實比之前都高。

    這下子就連巫冠廷都拿不定了。

    他曾詳細調查過卓沐風的資料,很多事情都與伍思杰所說的不謀而合。

    玷污女子的事倒是沒查到,可正因如此,反而進一步證明了事情的隱秘性和真實性。

    卓沐風心中既郁悶又憤怒。

    明明什么都沒做,結果現在黃泥落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而且當晚的事情,根本不像伍思杰所說,那個面具人倒是想殺自己,但被自己給逃了,所以可以證明,那個人根本不是伍思杰!

    卓沐風不知道伍思杰為何陷害自己,但現在不重要。

    他只知道,此事絕不能承認,說不清楚是一方面,即便雙方各執一詞,不了了之,也絕對會在巫冠廷和其他人心中埋下一顆懷疑的種子。

    將來若是再發生其他事,會給自己帶來巨大的麻煩。

    思及此,卓沐風轉身對巫冠廷抱拳道“義父,孩兒不明白伍伯伯為何與我過不起,但孩兒問心無愧。”

    伍思平身后的兩名弟子大怒“混賬,做了這種下流事,死不承認,竟還敢反咬吾師一口!”

    巫冠廷望著卓沐風,無奈道“你與思杰兄各有道理,言辭鑿鑿,讓為父信哪個?”

    嘴上說不知信哪個,但態度已經不再偏袒卓沐風,足夠說明了問題。

    巫媛媛冷聲道“姓卓的,現在承認還來得及,再敢嘴硬,等爹用出攝魂秘術,誰也饒不得你!”

    這話提醒了在場諸人,是啊,既然雙方各執一詞,直接用攝魂術就行了,屆時真相一清二楚。

    其實這是巫媛媛故意的,正是為了落井下石。

    感受到一道道目光落在身上,卓沐風堅定道“義父,妹妹說的沒錯,孩兒懇請義父,對孩兒和伍伯伯都用出攝魂術,屆時誰說真話,誰居心叵測,一清二楚!”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