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是胸大無腦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是胸大無腦

 熱門推薦:
    卓沐風萬分郁悶。

    公子的身死,讓他意識到,定是對方的到來,戳破了他的秘密,才讓楊庭對自己下了殺手。

    幸運的是,從華為峰口中得知,迎接公子的人中沒有高闕。而若是公子將此事告知高闕,也就沒必要對楊庭下命令。

    現在公子死了,楊庭,咸威這些人全部死了。

    從三江盟的動作看,并沒有掌握背叛者的名單,換成卓沐風,這種事肯定也是第一時間抄錄給公子,而后銷毀,如此才能不被泄露。

    這樣推斷下來,只有高闕那個家伙才知道自己的‘密探’身份,而且多半還不知道自己是假冒的。

    一旦高闕落在有心人手里,進而深挖的話,絕對會給自己惹來大麻煩!

    這不是卓沐風想看到的,但目前他也沒有任何辦法。

    “巫姑娘,漢良到底是被誰殺死的,還望你如實相告。”

    胡榮成,攀昊和另外三位劍花宮弟子走向了巫媛媛,胡榮成更是雙目通紅,語氣中帶著明顯的不善。

    巫媛媛身邊的三江盟高手面面相覷,都知道許漢良被殺的事,沒有當場呵斥。

    巫媛媛歉然道:“前輩,對于許師兄的事我很抱歉,但我真不知是誰下的手。當時許師兄掩護我撤退,后面的事我并不知情。”

    攀昊問:“那你總該認得出動手者吧?”

    許漢良可是劍花宮少主,雖然不是唯一的,但誰不知道宮主許開陽對這個幼子十分溺愛,出了事,他們這些跟隨者必然難辭其咎,心情之糟可想而知。

    巫媛媛:“當時有三人圍攻他,適才我一一辨認過松泉山莊之人的尸體,但唯獨不見一人。”

    說罷,還親自領著胡榮成幾人,見了她口中另外兩位圍攻許漢良之人的尸體。

    胡榮成經過詢問,得知這二人都是劍客,而且實力皆在真炁巔峰層次,頓時就不說話了。

    許漢良有傷在身,實力大損,死在三位真炁巔峰武者手中,倒也合情合理。

    但胡榮成哪里知道,巫媛媛并非全無心機之輩,第一時間想到許漢良的事會有麻煩。

    之前假裝關心大戰的情況,實則已經從一些三江盟武者口中,得到了需要的信息。

    現在順理成章一推,立刻堵住了劍花宮一行的嘴。

    只能說,劍花宮與三江盟關系不錯,為了大局考慮,她不想將許漢良背叛的事捅出來。

    現場最關心情況的無疑是卓沐風,見巫媛媛煞有介事,沉著應對的樣子,發現自己真小看了這妞,不是胸大無腦的類型。

    對了,自己當初騙她說,把玉佩和肚兜交給了煙雨樓,以這妞表現出的素質,不會早就找過煙雨樓了吧?

    胡榮成盯著許漢良的尸體良久,又看向巫媛媛:“這么說來,那個逃走的人知道殺漢良的兇手是誰?”

    巫媛媛:“也許他就是兇手,也許不是,不管如何,此事我會親自督促,務必發動三江盟的力量尋找。

    就算那人逃到了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揪出來!一定程度上,許師兄的遇害也與我有關,我必須給他個交代!”

    聽她說得情真意切,胡榮成幾人連忙抱拳感激:“如此,有勞巫姑娘了!”

    靠他們自己的力量,猴年馬月才能找到對方,若是得到三江盟的幫助,興許事情大有轉機,到時也能向宮主有個交代。

    胡榮成和攀昊很清楚,當時的巫媛媛毫無功力,況且一直關在他處,絕不可能知道許漢良與松泉山莊勾結。

    所以從頭到尾,他們沒懷疑過巫媛媛,但打破他們的腦袋都想不到,巫媛媛會幫著其他人隱瞞真相。

    不久后,卓沐風發現胡榮成幾人朝自己走了過來。

    到了近前,一名男弟子立刻問道:“你與巫姑娘是何時碰上的,老實道來,若敢有一絲隱瞞,此事涉及到許師兄,定讓你好看!”

    卓沐風保護了巫媛媛,此事不是秘密。

    見胡榮成和攀昊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哪有之前面對巫媛媛時的小心謹慎,卓沐風道:“我怎么知道具體時間?”

    男弟子冷笑:“你在蓄意隱瞞嗎?”

    “這位師兄,你是不是沒搞明白,我剛從地牢沖出來,身上又沒帶著日晷,你的問題讓我怎么回答?”

    那名男弟子一滯,又道:“好,這個問題先略過,我且問你,你們在何地碰上的?”

    卓沐風:“在距離地牢不遠處,我恰好出來,看見了獨自奔逃的盟主。”

    回來之前,卓沐風就和巫媛媛通過氣,根本不怕被問住。

    男弟子緊盯不放:“可有人作證?”

    卓沐風:“笑話,以盟主當時的狀態,有其他人在,友軍還好,若是對手,盟主焉有命在?

    我說這位師兄,合著你們在懷疑我和盟主是嗎?怎么,莫非以為我和盟主聯手殺了你家少宮主?盟主,盟主快過來,這群家伙懷疑你我的清白!”

    卓沐風越喊越大聲。

    幾人想不到這混蛋如此無賴,胡榮成想攔都來不及了,見四周的三江盟武者看來,巫媛媛亦親自走來,劍花宮幾人的臉色很難看。

    什么叫懷疑他們的清白,這小子會說話嗎?

    巫媛媛一走近,立刻怒斥卓沐風:“你嚷什么!胡長老他們有此懷疑也很正常。事實上,我亦有些疑慮。”

    攀昊忍不住問:“巫姑娘何出此言?”

    巫媛媛忽然低聲道:“說來奇怪,當時許師兄和圍攻他的三人,似乎說了些奇怪的話,什么地牢,什么背叛,我沒聽清楚。

    等抓到那位潛逃人員,定要讓他說個明白!”

    一聽這話,劍花宮一行人的臉色當場就變了。別說三位弟子,胡榮成和攀昊都嚇得不輕,差點露出馬腳。

    糟糕,絕不能讓那個潛逃人員被抓到,否則有些秘密豈能藏住?

    胡榮成暗暗后悔,看來那三個圍攻者的地位不低,居然還知道許漢良背叛?

    這時他哪還有心情去查證卓沐風和巫媛媛,同樣低聲道:“巫姑娘透露之事,必藏隱情,還希望三江盟能夠配合,盡力抓到那人。

    不過事情涉及到劍花宮的名聲,老夫懇求巫姑娘,沒有查清之前,盡量低調處理。”

    巫媛媛:“這是自然!放心吧,一抓到人,我立刻會通知胡長老。”

    胡榮成一行連道感激,這次是真的感激,同時又暗藏心虛,也不問卓沐風了,自顧自走到了一旁,估計是嚇得不輕。

    卓沐風也暗暗心驚于巫媛媛的心機,越發覺得此女不是易于之輩。

    “那幾個家伙是不是叛徒?”

    耳邊響起巫媛媛的聲音,還有說話時噴出的脂粉香氣。

    卓沐風輕嗅一口,搖頭道:“不知道。”

    其實他知道,但他下意識進行了隱瞞。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