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一百八十章 想辦法放了他

第一百八十章 想辦法放了他

 熱門推薦:
    “胡說八道!高長老在多年前便投靠了松泉山莊,這些年對山莊忠心耿耿,大家有目共睹,豈會暗中助你,又有何理由助你?

    你這種挑撥離間的把戲未免太幼稚,看來不殺幾個人,你根本不會老實。”

    山羊胡男子第一個開口駁斥,渾身殺氣騰騰,揚起了手中的劍。

    卓沐風焦急擺手:“肯定是那個審訊長老動的手,我沒有騙你們。”

    這是什么話?

    山羊胡男子怒氣沖沖,一臉危險地問道:“什么叫肯定是高闕動的手,莫非你也不確定?”

    卓沐風:“從昨日被關押到現在,我接觸的松泉山莊高手,只有三個人,另外兩人被我殺了,那動手的肯定是那位審訊長老。

    不瞞你們,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穴道是何時解的,出手者的實力遠勝于我。

    你們就算再逼我,對我用大刑也好,我也是這個答案。否則那就真的是編謊話應付你們了。”

    看他言辭鑿鑿,情緒激動,山羊胡男子反倒愣了。

    之前他已經找人詢問過,當然能確定卓沐風的話應該不假。

    思來想去,高闕的確有很大的動手嫌疑,以高闕的實力,讓卓沐風無法察覺也很簡單。總不能是張康二人動的手吧。

    這時楊庭忽然笑了起來:“年輕人,別緊張,只要你好好配合,我們不會對你如何的。

    現在你把關押之后所經歷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想不起來沒關系,慢慢想,我們有耐心等,必要的時候也會幫你想。”

    聽到這不陰不陽的威脅,卓沐風嚇得哆嗦,定了定神,連忙開始述說昨日的事。從許漢良對付他,到他與高闕的見面,說了什么話,做了什么表情都十分詳盡。

    當然,內容肯定是經過卓沐風適當篡改的。

    聽完之后,楊庭沉默了良久,方才道:“照你看來,高長老為何要助你解穴?”

    卓沐風瞪著眼睛,一副你問我,我問誰的樣子。

    山羊胡男子走上前,一腳踹得卓沐風口噴鮮血,狠狠砸在墻壁上摔落,又將他揪起來,獰聲道:“我看你言語不實,把我們當傻子耍是嗎?信不信我剁了你!”

    楊庭擺手道:“咸威,松開他吧。”

    咸威聞言,哼了一聲,又將卓沐風狠狠甩到了墻上。

    “吩咐下去,沒我的允許,這里誰也不許靠近,違者格殺勿論。”

    隱晦地看了卓沐風一眼,楊庭竟沒有多說一句話,就此轉身離去。其他人也連忙跟上,押走了衛道盟成員,之后關上鐵門。

    行走在漆黑的甬道中,咸威湊近楊庭,低聲道:“楊長老為何不讓我動刑,那小子一看就知道沒說實話,我檢查過張康二人的尸體。

    他們的死亡時間,與這小子說的不符,中間必有隱瞞!”

    楊庭:“你懷疑他與高闕有勾結?”

    咸威:“有一定可能,就算不是高闕,也另有其人。”

    沉默之中,二人走出地牢,來到了山莊的后花園,之前的人都已各司其職,唯有咸威跟在楊庭身邊,可知二人關系極其密切。

    楊庭終于道:“此事你接著查,任何的結果都不許聲張,第一時間匯報給我,找個合適的機會,將那小子放了,但一定要做得巧妙,不許讓任何人懷疑。”

    “這……”

    咸威驚呆了,以為耳朵出了毛病。

    楊庭嘆道:“有的事你不懂。你想想,那小子在云波陣法中,為何故意提醒我,抓住巫媛媛?真是他說的什么嫉妒許漢良嗎?未免可笑!

    之前我等拷問過衛道盟的人,據他們說,這個卓沐風明明沒有背景,卻練成了幾門不俗的武功,而且修為也很高,至少與他的背景不符,這代表什么?”

    對于江湖上大部分人來說,卓沐風依然只是個不足輕重的小輩,關于他的許多事,基本只在姑蘇城流傳。

    所以楊庭所知有限,對卓沐風的判斷,全部基于衛道盟成員的口供,兩天時間,也不可能查個徹底。

    咸威若有所思:“長老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后支持他!”

    楊庭點頭:“我等早就懷疑,公子除了我們這一支力量,另有人布置在此,我多番監視高闕,目前來看,此人嫌疑最大。

    可是偏偏,卓沐風在他手上出了事,穴道解開了!

    正如你所說,張康二人的死亡時間與卓沐風的供詞不符,中間的空檔,他與解穴者必定有所圖謀。

    被關押至今,卓沐風唯一接觸過的夠級別的高手便是高闕。我想,必定是張康二人發現了什么,所以慘遭滅口。

    咸威,有的事情,我們不宜再查下去了,否則就是不給公子面子,懂嗎?”

    咸威駭然大驚,他哪里還聽不明白,楊庭懷疑高闕和卓沐風都是那位的‘密探’,負責監視他們這些人是否忠心可靠。

    但還是道:“不可能吧,如果是這樣,那小子為何還要供出高闕?”

    楊庭輕笑道:“這正是他的高明之處,如此一來,加上之前高闕想殺他,豈不就足以洗刷高闕的嫌疑嗎,也讓我們想不到他的密探身份。

    否則一旦敗露,等于給公子抹黑,他沒有那個膽子。”

    咸威寂然無聲,有的事情靠他無法想象,但一經提醒,之前的千絲萬縷全部聯系到了一起。

    難怪楊庭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一旦真殺了公子的人,豈不是打公子的臉?

    咸威有些不甘,他與楊長老忠心耿耿,沒想到還會遇到這種糟心事,但面上卻不敢表露,拱手道:“長老放心,此事我會小心應付,一定把戲做足,想辦法放走那小子。”

    楊庭點點頭,繼續往前走去。

    牢房內。

    卓沐風反復回想著之前的應對。

    所有的證詞,表述經過,乃至于可查的漏洞,都在引導著對方,不知道有沒有收到效果。

    他當然不能直接向楊庭坦白自己的‘身份’,否則反而會惹來懷疑。

    該做的都做了,接下來全不由自己控制,也懶得多想。

    卓沐風沒時間浪費,擦干嘴角的血,繼續練起了龍游步,一遍又一遍。

    黑暗中的牢房不知時間流逝,有人送來晚餐,吃完之后,莫名的,卓沐風發現自己身上的乏力感覺正在慢慢消失。

    毒被解了!

    看來自己的應對起了效果,楊庭果然洞悉了‘身份’,開始暗暗關照他。

    縱然如此,卓沐風也沒有等著對方來解他的穴,依舊在瘋狂修煉龍游步。求人不如靠己,無數次的經驗告訴他,唯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一天時間一晃而過。

    就在卓沐風拼命修煉龍游步的時候,一乘轎攆被四個人抬著,正沿著山林小路,進入云波陣法,往松泉山莊趕去。

    看得出來,這一行人對陣法極為熟悉,行進間毫無混亂的樣子。

    “公子,前方就是松泉山莊。”

    一名抬轎武夫說道。

    “嗯。”

    轎攆被薄紗所遮蔽,隱約能看清一個模糊的身影。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