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好心辦壞事

第一百四十七章 好心辦壞事

 熱門推薦:
    之前未離開姑蘇城,卓沐風買了六株九瓣藍蓮,用掉了兩株,如今再加上丁龍送的龍筋葉,共有五株二星藥材。

    只要武柱值足夠,一直能讓他突破到真炁巔峰之境。

    卓沐風也沒客氣,返程途中,立刻又用掉了一株蛻變的九瓣藍蓮。

    強勁的藥力,助他貫通了上次貫通到一半的足太陰脾經,余力不絕,又打通了足厥陰肝經。

    使得卓沐風的修為,順利來到了真炁十重。

    當完成這一切時,他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不想還好,仔細一想,上次在巫府擊敗何坤時,他不過是真炁六重,距今不過是個把月時間,居然就到了真炁十重。

    這等突破速度,簡直跟坐火箭差不多,有些妖孽了。

    上次他的異常就引來了崔寶劍,乃至于許多江湖高手的注意,如果現在的修為爆出去,會不會被人抓住切片研究?

    不好說。

    卓沐風想起了崔寶劍上次所說的空元體質和無垢體質,想糊弄外界,似乎可以借用無垢體質這個解釋。

    問題是,無垢體質會不會有其他的特征,露餡了怎么辦?

    看起來,在自己身體的異常沒有合理解釋之前,最好低調一些,暗中發展才是王道,免得過分優秀,惹來別人的嫉妒和陷害。

    身處這個惡意滿滿的世界,像自己這樣出類拔萃的人,終歸是要小心一些的。

    一路上走走停停,順便欣賞沿途的風土人情,卓沐風就像穿行在這個古代異世界里的過客,看遍風景,卻不停留。

    孰不知,以他清秀完美的模樣和飄逸正派的氣質,一路走來,同樣也成了不少人眼里的風景。

    半個月后,他返回了姑蘇城暖陽山。

    由于走之前打過招呼,二老倒是沒有見怪。商紫蓉去了城中的茶鋪,據說正籌備開設分店,呼來喝去一堆人,干勁十足。

    倒是許久不見的杜月紅現身了。

    她穿著一襲粉衣,外罩坎肩,頭發梳成了靈蛇髻,襯得一張白里透紅的瓜子臉只有巴掌大小。

    過去沒看出來,這女人還挺秀美的,姿色還在商紫蓉之上。

    看見卓沐風,她還故意轉了一圈,媚眼如絲道:“沐風,我好看嗎?”

    這樣勾引幫主真的好嗎?

    不少幫眾都伸著頭看熱鬧,也有被杜月紅迷住的,吞了吞口涎。張老在遠處怒哼道:“傷風敗俗!”

    杜月紅笑了笑:“也不知是哪個老東西,一直往我身上看,昨夜還偷偷跑到奴家的小院里,差點被寶將軍咬了一口。”

    寶將軍是杜月紅來到姑蘇城后,買來的一條狼狗,十分兇悍。

    見不少人狐疑地盯著自己,連葉老都不例外,張老臉色漲紅,羞憤跺腳道:“你休要血口噴人!”

    杜月紅悠然道:“我有說是你嗎,急著跳出來。老年人就該喝喝枸杞,學學養生,一天到晚往青樓跑,為老不尊。”

    “你,你……”

    張老的胡子都豎起來了。

    他的事幫內很多人都知道,也無從辯駁,只好大罵幾聲,指著幾個偷笑的家伙:“你們收拾東西,立刻去打掃茅房,天黑前老夫要親自檢查。”

    那幾人頓時笑臉變哭臉,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沒事得罪這個老色鬼干什么。

    懶理發出哀嚎的幫眾們,卓沐風擺脫了杜月紅,回到自己的院落。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似乎這次見面,杜月紅身上發生了某些變化,但具體是哪里,卓沐風又說不清楚。

    推開房門,他正打算好好休息,卻發現房中早已端坐著一個人,聽到動靜后回過頭,朝他邪魅一笑。

    “崔公公。”

    卓沐風的聲音大了幾分。

    崔寶劍淡淡道:“不必如此大驚小怪,你剛進城,咱家就已經知道了。”

    卓沐風道:“崔公公誤會了,我是說這房子那么暗,你好歹開個窗。”打開窗子,發現窗沿有一排腳印,只好拿來抹布擦干凈。

    高深莫測的氣氛被破壞,裝逼失敗,崔寶劍的一張臉顯得很難看。

    但他豈能讓對方掌握主動,冷冷道:“不要在意那些細節,這趟任務完成得如何啊?”

    卓沐風又是一臉驚訝:“崔公公不知道?”

    崔寶劍的白眉抖動幾下,陰測測笑道:“你少跟咱家打馬虎眼。這次對徐百川的行動,我天爪損失嚴重,死了一位星橋境高手,十四位真炁境好手。

    你一個真炁六重武者,倒是運氣挺好,居然沒死。”

    什么意思,這死太監不會懷疑我通敵吧?

    卓沐風很快意識到,對方是想拿捏自己,否則不至于說這些廢話,連忙放低姿態,一臉誠惶誠恐,急欲辨明的樣子。

    果然,崔寶劍擺手道:“罷了,咱家相信你是清白的,其實你還立了大功,聽金修羅說,是你救了她。”

    想起蘇棧雪,卓沐風心情復雜,點了點頭。

    崔寶劍明顯已經從蘇棧雪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大體經過,也沒有多問,只是道:“這次行動雖然失敗了,但至少證明咱家的眼光沒錯,沐風你確實值得栽培。”

    卓沐風連說不敢,心中卻暗暗警惕。

    這死太監話里有話,分明是說,自己的把柄已經被他捏在了手中。

    一旦敢背叛天爪,只需將自己參與謀害徐百川,并救下天爪重要人物的事抖出,江湖將再無自己的立錐之地。

    另一方面,卓沐風亦暗暗后悔。

    徐家的事,很明顯有內奸作祟,但怎么查出內奸,乃至此后如何行動,不是他能管的,他也不想管這種破事。

    但這次他確實出了風頭,萬一真被這死太監看重,今后委派各種任務怎么辦?

    正思忖間,崔寶劍突然起身走上前,黑中帶藍的詭異眼眸中,帶著濃濃的探究之色,笑瞇瞇道:“沐風,今早咱家突然收到消息。

    說你在舒城丁府大發神威,以一己之力擊敗了十二大盜,連白馬公子都遠遠不及。此事乃丁龍親口所說。

    咱家很好奇,金修羅說,你與她一起時仍是真炁六重修為,可到了丁府,前后相隔幾天,居然就變成了真炁八重,修為進步真快吶!”

    房中氣溫急速下降。

    卓沐風的后背都冒起了一層冷汗。

    那個混蛋丁龍!

    自己不是告訴過他,讓他和其他人不要宣揚那晚的事嗎?

    卓沐風哪里知道,全是因他把形象營造得太好,以至于在丁龍眼里,那番保守秘密的請求,成了謙虛低調的代名詞。

    可丁龍覺得,卓沐風乃是他的大恩人,自己受他大恩,豈能悶著藏著?早就下令全府,四處向朋友夸贊那晚的戰績,恨不得讓全江湖都知道卓少俠的威風。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