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一百零七章 變臉比翻書快

第一百零七章 變臉比翻書快

 熱門推薦:
    這幾日里,卓沐風每天都在論劍臺上練武,累了便坐在石頭上,欣賞著暖陽湖和姑蘇城如畫卷般的風景。

    期間還挑出了趙金等幾名忠心手下,根據他們的特點,專門傳授了二星武學,自是令他們感激涕零。

    商紫蓉得到兩株紅梢玉后,居然連聲音都哽咽了,也不說謝謝師兄,徑直跑回了院子。

    這小娘皮恐怕把自己的進境看在眼里,前些日子對她不管不睬,她又不敢直接詢問,心里委屈到了極點。

    自己的爹爹死了,能依賴的只有師兄,在商紫蓉自信飛揚的外表下,也有一些未知的不安吧?

    卓沐風心中一軟,這世上稱得上是他親人的,沒有幾個。不管如何,只要人不負他,他就絕不負人。

    粗略一算,得到大須彌劍式已經有好幾個月,這一日,卓沐風終于將之修煉到了化境,順利讓武柱值增加了300點。

    作為內功的長河正氣,進度則要慢了許多。不過在橙色小人的引導下,沒過幾日,也順利突破到了小成境界。

    突破的那一刻,丹田中的內力驀然生出強大的吸力,牽引外部的天地靈氣入體,轉化成了自身的內力。

    卓沐風粗略估計一下,自己的內力大約增加了兩成,體現在實力上,自然更勝從前。

    換成現在的他與柳子元交手,三十招之內,便有信心擊敗對方。

    眼看短期內實力難以再進,卓沐風便來到了那天衛道盟聚會的莊園,這里正是衛道盟的總部,平常時候,唯有內盟成員方可入內。

    身為舵主,總要熟悉一下自己負責的生意和人手,順便看看,有沒有增加權柱值的機會。

    內盟成員的任務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也不會經常往這里跑,所以大部分時候,莊園都很安靜。

    卓沐風走進了一處花園涼亭,隨后慢慢等了起來。

    成為舵主之時,他就得到了一份人員名單,所以他已經根據衛道盟的暗號,提前請幾位部下來此。

    等了大約一刻鐘,三道人影出現在視線中,等看見涼亭內的卓沐風,唯一的女子連忙道:“抱歉,讓舵主久等了。”

    “不怪你們,是我自己提前到的,李姑娘,千兜萬轉,你還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啊。”

    卓沐風看著對方,得意笑道。

    女子聽得臉色一紅,這人到底會不會說話。她不是別人,赫然正是泰禾派的女弟子,李艷玲。

    李艷玲本身的武學資質并不高,但勝在交際能力出色,待人接物很有一套,所以在一年前就加入了內盟。

    在她心里,從初遇開始,就一直覺得卓沐風有些潛力,算是可以結交的對象。但李艷玲怎么都想不到,卓沐風的崛起速度如此之快,簡直超出她的想象。

    似乎從來到姑蘇城開始,這個少年就沒有消停過。

    聚會顯威,解救凌飛,后又順利進入內盟,斬殺雷晨,最濃墨重彩的一筆便是救下了巫媛媛,一舉成為舵主。

    之后又鼓搗出什么暖陽論劍,雖然在背后被人罵得體無完膚,但不妨礙他得名得利。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我行我素,不求虛名,只重實利的家伙,但能力和資質確實非同一般。

    自己還曾不屑他的招攬,現在可好,變相成了對方的手下。

    李艷玲很快收斂情緒,笑道:“舵主揚眉吐氣,現在就想羞辱于我嗎?”

    見馮天星和另一名少年露出異色,卓沐風擺手道:“開個玩笑,艷玲,大家都是朋友,不必如此拘泥吧。”

    這家伙臉皮怎么那么厚,自己總共和他見了不到幾面,連艷玲都出來了,你對朋友的親疏門檻設置那么低嗎?

    李艷玲心中大罵,臉上但笑不語,一副不辯解的樣子。

    這反倒讓馮天星和另一位少年默認了卓沐風的說法,當下也連忙打招呼。

    幾人相互介紹,那位少年名叫費裕,乃是姑蘇城一流門派「正定宗」的三弟子,修為真炁二重,善于經商。

    卓沐風暗暗吐槽。

    大概是覺得他的修為太低,所以分到賬下的家伙,實力最高的就是真炁三重的馮天星,剩下十幾人,皆是有其他才能。

    另外的兩百多人,則遠在岱陽城,全部效力于某個大型兵器店,那里也正是卓沐風負責的衛道盟產業。

    卓沐風看著費裕,笑道:“費師弟,問你個事,卓某掌管玄鐵閣,不說每月有五兩銀子的月俸嗎,怎么到現在都沒發?”

    費裕的臉色變了變,再看馮天星和李艷玲,則都眼觀鼻,鼻觀心,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

    卓沐風的笑容更盛了。

    不止是月俸的問題,按照他了解的情況,身為玄鐵閣,也就是岱陽城大型兵器店的負責人,除了固定月俸外,他每月還能從玄鐵閣的利潤中,獲取百五的抽成。

    但是這個月,連點動靜都沒有。

    卓沐風也懷疑過,是巫媛媛做的手腳,后來想想不至于,對方為了名聲,明面上絕不會對付自己。

    所以事情就變得很有意思了。

    費裕一直是玄鐵閣的財物總管,見對方久久不說話,卓沐風的聲音冷了下來:“費師弟,回答我,莫非你覺得我這個舵主沒實力,所以打算無視我的命令嗎?那你可以試試看!”

    伴隨說話聲的,是一股極強的壓迫力。

    與人交手多次,加上坐鎮墨竹幫,卓沐風身上也或多或少帶了一些氣勢,配合長河正氣,立刻帶給亭中三人強大的壓力。

    三人略有些震驚地看著卓沐風。

    費裕連忙道:“舵主嚴重了,費某不敢。只是最近,玄鐵閣出現了一點意外,本打算事情解決后再告知舵主。”

    內盟成員大都出身不凡,加上年輕氣盛,誰都不愿意聽誰的,但既然加入其中,就得遵守游戲規則,尤其是上下級關系。

    所以盡管心中不忿,費裕還是沒有表露出來。

    “原來如此,費師弟別緊張,說來聽聽。”

    卓沐風上前拍了拍費裕的肩膀,笑嘻嘻道。

    這家伙怎么變臉比翻書還快?

    費裕看向李艷玲,李艷玲表示,本姑娘也不知道,大概是學過戲法吧。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