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六十七章 你們可以去死了

第六十七章 你們可以去死了

 熱門推薦:
    凝實的勁風襲來,令商紫蓉臉龐刺痛,好似被鐵錘狠狠砸中一般,刀背帶起的陰影,吞噬了她的思維,使她傻傻地站在原地。

    唯有那雙大眼睛,浮起一層下意識的無邊恐懼。

    蔣仲榮欣賞著這一切,長刀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身為春雷門的門主,他有五百號兄弟要養,自己也要購買練武資源,享受生活,偏偏近來時運不濟,藥鋪連連虧本,眼看要堅持不住。

    搶劫偷盜之類的,姑蘇城可不比其他地方,真敢做,八成能查到。無法可想之下,蔣仲榮才注意到了墨竹幫。

    這個新來幫派,能搞到這里的地皮,代表手段不簡單。蔣仲榮特意讓人去查過,發現墨竹幫的地契,乃是多年前的一位富商所有。

    而那位富商早已去世,想必墨竹幫幫主,應與那位富商有關系,疑竇大去的蔣仲榮,頓時升起了歹毒心思。

    尤其他打聽到,墨竹幫只是不入流幫派,代表沒有真炁境武者坐鎮,索性便來個栽贓嫁禍,讓對方放放血。

    “敢無視蔣某,讓你后悔莫及!”

    刀背狠狠砸出,蔣仲榮仿佛看見了商紫蓉滿臉是血,骨骼碎裂的畫面。

    叮!

    但就在這時,從斜側里刺來一抹白虹,直襲向蔣仲榮的左胸,逼得他不得不收招抵擋。長劍點在刀背上,蔣仲榮猛力一震,蕩開偷襲者。

    “師妹,傷重嗎?”

    卓沐風看著商紫蓉的傷口,待發現深達寸許,皮肉都翻開了,不禁眼睛發冷。

    “不重,師兄,他們要砍我們的茶樹,故意坑害我們!”

    就像一下子找到了依靠,迎著卓沐風關懷的眼神,商紫蓉淚水涌出,哽咽說道。

    “放心吧,沒人敢欺辱了墨竹幫,而不付出任何代價。今日的事,交給師兄來解決。”

    商紫蓉不知道師兄該怎么解決,蔣仲榮的實力,絕對遠勝過師兄,思及此,小聲道:“我已經派人去請官差,師兄莫要拼命,只需拖延片刻就好。”

    可惜這話還是被蔣仲榮聽到了,嘴角勾起一絲莫名的笑意,道:“你就是墨竹幫的幫主?現在事情很清楚,賠錢,我們還可以私了。

    否則的話,你礙了我的生意,我也絕不會讓你好過。”

    “賠錢!”

    “要么賠錢,要么斷樹,自己選!”

    近百位春雷門的人一起吆喝,氣勢洶洶,仿佛他們真的是吃虧的一方。

    趙金等人氣得胸膛都要爆開了。

    這些渾蛋,一個個蠻不講理,好勇斗狠,講理講不通,打又打不過,現在只能期望官差們快些過來,主持公道。

    說曹操,曹操到。

    卓沐風正準備說話,幾名皂服官差迅速走了過來,大喝道:“都干什么,青天白日鬧事,眼里還有沒有王法?”

    看著蔣仲榮與幾名官差微妙的表情,以及官差來的如此及時,卓沐風像是明白了什么,嘴角抿起。

    “鄭大人,你們終于來了。”

    蔣仲榮惡人先告狀,當即把事情說了一遍。

    姓鄭的官差也不理墨竹幫眾人的反駁,冷冷地瞥了卓沐風一眼:“既然是你有錯在先,那么理當賠償,本官在此,你們快快解決。”

    墨竹幫眾人嘩然,這下子終于明白,雙方根本是蛇鼠一窩,早就勾結在了一起。

    卓沐風道:“你就不聽聽我的說法嗎?”

    姓鄭的官差道:“沒那個必要,我熟悉蔣門主,他不會說謊的。小子,識相點吧,不要浪費我的時間,否則我不介意請你去大牢坐坐。”

    鄭屠直視著卓沐風,毫不掩飾眼中的威脅和冰冷。

    如果是三流門派,他或許還會忌憚一二,區區一個不入流的幫主,靠著多年前的關系立足于此,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鄭屠絲毫不擔心卓沐風敢亂來,對方不動手還好,敢動手,他立刻就能給卓沐風安一個罪名,到時走走關系,輕易能讓對方坐幾年牢。

    而且在牢中,他也有很多種辦法,讓卓沐風生不如死。

    這種事情鄭屠做得太多了,在他眼里,卓沐風與路上的螞蟻沒有什么區別,隨手便能碾弄。

    商紫蓉等人怎么都想不到,事情會往這個方向發展,請來的官差,不僅不幫他們,反而還落井下石。

    偏偏對方官位在身,他們根本不敢亂來。

    這就是姑蘇城嗎,原來也有霸凌存在,而且更讓人無力。

    “狗官,你們沆瀣一氣!”

    商紫蓉憤怒地大叫道。

    鄭屠臉色一冷:“你再給我說一遍,信不信治你一個污蔑朝廷命官的大罪。”他背靠官府,就算事情捅破,也最多被訓斥一頓,完全是有恃無恐。

    卓沐風按了按商紫蓉的肩膀,淡淡道:“賠錢,休想!我要到衙門,與對方當面對質!”

    蔣仲榮冷笑起來。

    蠢材,與我對質,你怕是沒這個機會。

    鄭屠也在搖頭。

    為什么總有人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賠了錢,我拿走一部分,不是很好嗎?非要撕破臉,等到了衙門,老子隨意找個由頭,便能關了你,再折磨幾天,保你服服帖帖。

    “帶走!”

    鄭屠手一揮,立刻便有幾名官差上前,推搡著卓沐風往前走。

    蔣仲榮則帶著兩名親信,與鄭屠有說有笑,還不忘吩咐在場的手下:“給我站在這里,看住他們,別讓任何人動茶樹。”

    這幅口吻,好像茶樹是他家的一樣,聽得商紫蓉等人火冒三丈。

    四周是團團包圍的春雷門弟子,想起卓沐風臨走時的眼神,商紫蓉強行按捺住拼命的沖動。

    我不能急,不能害了師兄。對了,他與泰禾派掌門有舊,實在不行,只能去登門求助了!

    ……

    一行人行走在山路中,卓沐風看看四周,全是茂密的叢林,游暖陽湖的人,就算抬起頭也看不到這里,是個好地方。

    他停下了腳步。

    “怎么不走了,瘸了嗎?”

    一名官差怒喝道,頗為享受狐假虎威的感覺。

    鄭屠和蔣仲榮也一臉玩味的看著卓沐風,現在求饒會不會太遲了。

    卓沐風的目光,從這幾人臉上一一掠過,眼神冰寒得能凍結人身上的血液,淡笑道:“這里是個埋人的好地方,你們,可以去死了。”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