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四十四章 肆無忌憚

第四十四章 肆無忌憚

 熱門推薦:
    不管是師爺的為人,還是自己對他所做的事,都注定了卓沐風不可能留下對方的性命。

    此時兩方人馬正在混戰,誰都沒注意到之前的事,臨近的衙役看見師爺倒在血泊中,驚叫道:“大人死了,被猛虎幫的人殺了!”

    這一聲大喊,直接把雙方搞懵了。

    廖晨輝和劉玉松只覺得頭暈目眩,假如之前還有轉圜的余地,那么現在,他們作為主事者,必將為師爺的死而負責。

    衙役們也是驚慌失措,方大人的心腹被殺,他們再不將猛虎幫一鍋端,回去豈不是挨板子,一個個用命揮刀。

    亂戰中,李凌揚身上的繩子被割斷,他連忙解開布巾,可還不等開口說話,就被一柄刀劃破了脖頸。

    出手的猛虎幫眾一臉癡傻,他這一刀砍的明明是對手,怎么變成了少幫主。

    遠處的卓沐風悄然后退,誰也沒看清他的動作。

    一名衙役頭子環顧四周,對投降的猛虎幫眾大喊道:“你們的少幫主死了,等李剛回來,必饒不了你們。

    爾等還不行動,棄暗投明,或還有將功折罪的機會。否則等抓進牢里,最少做個三四年牢!”

    聽到這話,那些蹲地的猛虎幫眾們,面面相覷,眼中出現了異色。

    像他們這種二流子,吃幾天牢飯已經是極限,若是吃上幾年,還不如殺了他們來得痛快。

    不知是誰率先行動,反襲向以前的兄弟。有一就有二,越來越多的人充當起衙役的幫手,而且下手比衙役還狠。

    塑料的江湖兄弟情!

    抵擋的猛虎幫眾,總共只有二十多個,面對數倍于自己的力量,很快被打得翻滾在地。唯有幾名金剛境武者,左突右刺,企圖逃跑。

    卓沐風當然不會袖手旁觀,既然要滅猛虎幫,主要人物便一個留不得。他先來到他來到戰團之外,靜靜等待著。

    過了一刻鐘左右,幾名金剛境武者因為體力不支,相繼被斬殺。

    劉玉松因為傷勢未愈,實力連一半都發揮不出來,亦被一名衙役割斷了喉嚨。臨死前,他看見了人群外的卓沐風,張口無言。

    最后只剩下廖晨輝,金剛五重的他,憑著一把鐵劍迎戰八方,愣是堅持到現在,但也渾身是傷,氣喘吁吁。

    卓沐風覷見了那名滿臉橫肉的衙役,正是刺傷葉老的家伙,他明顯出工不出力,便移到對方身后,狠狠一腳踹出。

    “不……”

    那名衙役沒料到有人如此無恥,來不及偏移方向,就被怒極的廖晨輝一劍穿透了胸膛,橫死當場。

    但也是此時。

    鏗!

    一道白色的劍光,突然出現在眾人眼中,在烈陽下拉出一條筆直的銀線,又快又穩。廖晨輝正是力竭之時,等反應過來,只能拼盡全力揮劍橫掃。

    豈料白色的劍光早一步變換方向,從左側刺去。

    嗤的一聲!

    鮮血點點濺出。

    “江湖事江湖了,但是可惜,卓某首先是一個東周人,所以不能與你公平一戰,抱歉。”

    卓沐風拔出長劍,一臉唏噓。

    血沫不住溢出,廖晨輝的嘴巴蠕動了一下,最后仰頭栽倒在地,氣絕身亡。

    坐在馬車內,觀看了整個過程的杜月紅笑道:“我猜那個人最后想說的,一定是無恥二字。”

    商紫蓉圓臉通紅,這次竟無力反駁。

    終于艱難地滅掉了猛虎幫,一群衙役當然普天同慶,不忘感激卓沐風,卓沐風連說不敢,又說與方大人有約,便駕著馬車離去。

    ……

    春風樓內。

    方廷瀟正坐在三樓的雅間內,有滋有味地享受著美酒佳肴。

    桌子上,擺著一個打開的木盒子,里面是一株晶瑩剔透,長約寸許的小草,赫然是一星藥材透晶草。

    師爺兵分兩路,早已派人取了此物過來。

    李剛的心情也是很好。這次差點中了卓沐風的陰謀詭計,好在自己不算笨,等會兒定要好好欣賞對方搖尾乞憐的樣子。

    “李幫主,墨竹幫的那兩名女子,姿色都還尚可,等會兒,你就與本官一同享受吧。”

    方廷瀟放下酒杯,笑得宛如毒蛇。

    李剛一臉‘受寵若驚’,哈哈笑道:“承蒙大人如此厚愛,李某惶恐。”

    這個方扒皮,倒是深諳打一棍子,給一顆甜棗的手段,不過能讓姓卓的小子永遠記住自己,他也不會排斥。

    兩個四五十歲的老男人,想到接下來的刺激場面,同時邪笑起來。

    就在這時,門口有人稟報道:“啟稟大人,卓沐風已到,正在樓下求見。”

    方廷瀟心想終于來了,迫不及待道:“讓他和兩個女人一起上來。對了,待會兒無論聽到什么聲音,都不許靠近,懂了嗎?”

    方廷瀟可不想辦事的時候,被一群手下壞了興致。

    門外的人道聲是,轉身下了樓,讓卓沐風三人自行上去。

    看著四周被嚴密包圍的春風樓,商紫蓉幾乎是被卓沐風拖著上去,顫聲道:“師兄,就算你想一并殺了方廷瀟,可李剛還在上面,我們打不過他的。”

    小娘皮不笨,已經猜到師兄的行動,所以越發心驚,這是往通緝犯的路上一走到底啊。

    卓沐風低聲道:“正是因為李剛在,所以才好動手,等會兒你就站在一旁,聽我的吩咐行事。”

    杜月紅又忍不住看向卓沐風,如水的眸中竟閃過欣賞之色。

    一男二女,很快進入三樓的雅間,又關上門。

    看到桌上的透晶草,卓沐風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面上平靜,心中的殺意卻再度暴漲。

    方廷瀟靠在椅背上,嘴角微勾,目光直接無視了卓沐風,盯在商紫蓉和杜月紅二女身上,每一寸都不放過,要多下.流有多下.流。

    商紫蓉雖然畏懼方廷瀟的官威,但也本能有種被羞辱的感覺,不禁握緊了拳頭。

    雅間內靜得連呼吸聲都可聞。

    估摸著差不多了,方廷瀟猛地一聲暴喝:“卓沐風,還不跪下!”

    這種方法他屢試不爽,先給對方制造壓力,然后當頭棒喝,每一次都會洞穿對方的心理防線,然后讓他們的女人,看著最愛的男人趴在自己面前,像一條可憐無能的狗。

    李剛也笑看著卓沐風,等待他出丑。

    然而,讓二人意想不到的是,聽到喝聲的卓沐風,不僅沒有嚇到腿軟,甚至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只是居高臨下地望著方廷瀟,一字一句,說出了讓方李二人震駭莫名的話:“老東西,你這套過時了。

    自以為很神氣,但你的賤命,當不起本大爺的跪拜,若你反過來跪下,再磕三聲響頭,本大爺倒是可以考慮笑納。”

    方廷瀟和李剛呆住了。

    商紫蓉和杜月紅也呆住了。

    四人都想不到,卓沐風居然一上來就如此肆無忌憚,完全是不加掩飾,這是準備魚死網破嗎?

    方廷瀟氣得胸膛起伏不定,一把將杯子扔向卓沐風:“雜種,你會為你說過的話,付出慘痛的代價!

    李剛,給我廢了他,只留一雙眼睛即可,我要讓他親眼看看得罪本官的下場。”

    李剛慢悠悠起身,擦了擦手,一步步走向卓沐風,戲謔道:“你很聰明,知道窮途末路,所以選擇昂著頭去死,可惜,有的時候,你會發現想死很難。”

    “不難,會很容易的。”

    卓沐風淡淡道。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