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244章 補償與大陣

第244章 補償與大陣

 熱門推薦:
    第246章舍己救兄弟

    陸寒和華凌現如今在山腳的一家旅店內歇腳。

    時間流轉,過得飛快,外面的天空的顏色逐漸暗淡下來,慢慢完全變成黑色,夜幕降臨,勞累一天,歇息的時刻終于到了,外面的客棧里的店小二和其他客官也漸漸沒了聲音。

    時間一點點過去,黑夜的沉寂使整個世界都陷入了一片寧靜之中,此刻華凌在床上翻來覆去,睜著眼睛大大打我,完全沒有要入睡的意思。

    華凌起身,一動不動,他用眼睛快速向四周看了看,用耳朵仔細聽了聽外面的動靜,確定沒有人在他們房間附近之后。

    他的兩片薄薄的嘴唇上下動了動,小聲的叫道:“陸寒,快點醒醒。”

    陸寒此時睡得正著,只見他現在眼睛緊閉,留著口水,還時不時的含糊不清的說著什么,對于華凌的聲音完全沒有一點反應。

    華凌接著用手使勁推了推陸寒的身體,陸寒突然十分防備的坐起來,手上馬上做好了準備打斗的動作。

    陸寒馬上用眼睛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暗淡的光線之中除了華凌在抿嘴偷笑之外,沒有任何東西的存在。

    他十分不爽的問道:“華凌,你剛剛干什么?攪黃了我的好夢”

    華凌忍不住笑出聲來,說道:“當然有要事相告。”

    接著華凌從自己寬大的衣服里拿出一個十分奇特的藥材,藥材的整體是紅色,唯獨頂部的長須一點白,形狀也怪異,看起來像抽象的人形,這藥材單從長相來看,肯定就不是尋常之物。

    陸寒盯著這藥材看了好大一會,才問道:“華凌,這藥材奇特少見,應該是個神藥,這是什么藥物,你從哪弄來的。”

    華凌聳了聳肩,裝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對陸寒說道:“這藥材是我從九座山上偶然得到,看他長相非凡,一定有大功效,便把它連根拔下,帶在身上了。”

    這華凌說的有理有據的,完全沒有什么破綻,陸寒完全沒有懷疑他說的話。

    兩個人聊得起勁,完全沒有意識到他們的門前已經偷偷來了一個人,這個人鬼鬼祟祟的半蹲著身體伏在陸寒和華凌的窗戶下面,將耳朵貼近墻壁,仔細偷聽著華凌和陸寒的一字一句。

    這個人就是那個白天的店老板,白天他們倆個人初來客棧的時候,氣度與相貌與一般的客人明顯不同。

    剛巧,店老板天生貪財,貪色,貪寶物。

    他整天盯著來來往往的客人,很會分別普通人與修煉者,普通人一般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他也撈不到什么特別之物。

    當他看到華凌和陸寒跨進門檻進了他家的店,店老板一眼看出這兩個人絕非一般人,十分高興,他自己認為一定可以從他們倆個人身上撈到好處。

    一臉笑臉相迎,連忙親自上陣留客,十分奉承問他倆:“客官住店還是吃飯。”

    一聽到住店兩字從華凌嘴里一口堅決的說出來,店老板心里可樂開了花。

    連忙安排他們上了二樓,住到了一個離店老板房間最近的一間屋子,店老板一直問他倆問個不停。

    “客人,你們從哪來,這又是要到哪里去?”

    “客人,你放心,在我這里住,一定讓你們舒舒服服的。”

    “客人,你們平時是干什么工作?”

    店老板一直喋喋不休在他們兩個耳旁,兩個人心中很是厭煩,卻也無可奈何,店老板說一句,他們便之轉過頭來,默不作聲。

    后來這店老板也識趣了,眼珠子一轉,也不知道要打什么壞主意,便離開了,去招呼下一波客人。

    沒想到,這店老板還在打他們兩個人的主意,晚上偷偷來到他們二人門前,當華凌喊陸寒的時候,隔壁住的店老板便聽到了動靜,偷偷摸摸來到這里偷聽。

    這下,這寶物藥材之事可被他完完全全聽了去。

    店老板心里立刻萌生了一個念頭,他想把這稀有藥材,獨自吞并,可一想到自己一個凡人,手無縛雞之力,肯定不能正面和華凌陸寒起沖突。

    店老板慢慢的,墊著腳尖來到了樓下,來到自己家一個服務員的破屋子門前,直接開了鎖,喊醒一個服務員,讓他立刻出發去蜀山稟報信息。

    此刻陸寒和華凌已經再次都進入了甜蜜的夢鄉,發出似有似無的呼嚕聲和夢囈聲。

    店老板此刻并沒有直接回房間,而是打開了一個旅店的暗道,來到了旅店的地下倉庫,這倉庫里常年陰暗,不見陽光,是個儲藏化學藥物的好地方,不用擔心他們會揮發或者被光照分解。

    只見店老板翻來找去,最后拿出了一個塑料袋子裝的紅色藥水,一臉奸笑的看著這跟紅色的香走了出去,還自言自語道:“寶貝,終于派上用場了,去幫我把那兩個人迷暈,迷的死死的,好讓我將稀有藥材收入囊中。”

    直接來到了陸寒和華凌的房屋門前,他將紅色袋子放在了門縫處,只見這袋子立刻慢慢融化掉了,里面紅色的藥水立刻慢慢向房間內流去,同時還散發著一股刺激性的氣味。

    此時房間內的陸寒和華凌早就識破了店老板這點破藥水的功效,他們倆個人緊閉著眼睛,屏住呼吸。

    過了大約五分鐘,店老板帶著一個防毒口罩,從門縫里看見陸寒和華凌兩個人一動不動,想著他們兩個已經被迷暈了。

    哈哈大笑,一腳踢開房門,走了進去,他來到了華凌身旁,伸出一只手正要往華凌寬大的衣服里摸索藥材,華凌此刻突然睜開眼睛,連忙用腳一鉤,使勁勾住了店老板的脖子,又一甩店老板立刻倒地。

    店老板此刻全身巨疼,他想要起身,卻怎么也起不來,原來剛剛他倒地的時候,肋骨先著地,已經斷裂,上半身完全動彈不了。

    華凌和陸寒立刻沖出房間,準備離開。

    華凌突然想到了什么,對陸寒說:“不能這么便宜這家黑點,理應砸了。”

    陸寒也隨之點了點頭。

    兩個人又折回店中,將椅子和桌子都砸個粉碎,柜子里的玻璃杯,甚至做飯的鍋碗瓢盆,全部能砸的砸個干凈,樓上的客人紛紛聽到了動靜,四處逃竄,沖出這家旅店。

    陸寒對華凌說:“這下可以走了吧!”

    華凌嘴角向上揚了一下,走到了收銀臺,將上鎖的抽屜使勁一拉,里面的票子全部露了出來,華凌立刻將錢隨便一抓,放進自己的口袋里。

    兩個人才連忙離開。

    蜀山的人收到了消息,連忙往旅店這里趕來。

    可是由于路途有些距離,他們來的時候,天都已經快亮了,東方的太陽已經開始露出頭來,開始照耀大地。

    蜀山的弟子來到了旅店內,看到已經不成樣子的旅店,他們也沒有放棄,而是連忙兵分兩路,一波人在一樓,一波人去二樓,仔細搜查看看陸寒和華凌是否還在。

    來到二樓的弟子,就聽到了“啊啊啊”的慘叫聲。

    所有弟子連忙往那個房間里聚集,看到,表情痛苦的店老板。

    店老板一看有人來了,連忙爬向離他最近的一個蜀山弟子腳下,拉著他的腳踝,一字一句十分渴望的說出:“快,救我,救我。”

    蜀山弟子一腳踢開了他,十分生氣,瞪著店老板說:“華凌和陸寒,他們兩個人呢?”

    “跑……跑了,他們砸了我的店,跑了。”店老板說著說著,還大滴大滴的流下了眼淚。

    “應該還沒跑遠,他們剛走沒多遠。”店老板又連忙向蜀山弟子說道。

    其中一個長相白皙,身材高大的蜀山弟子站了出來,指著一個瘦小的蜀山弟子說:“你平時跑的最快,我命令你以最快的速度,去告訴王蓉老祖說情報有誤,如今華凌和陸寒逃了,不知在何處。”

    這個瘦小的弟子連忙一臉堅定的說了聲:“是,師兄。”

    “其他蜀山弟子,隨我前來,搜捕華凌和陸寒這兩個賊人。”這個師兄連忙又大聲喊道。

    剩下的蜀山弟子聽到之后,立刻整整齊齊的排好隊伍,一行人浩浩湯湯的穿梭于旅店附近的隔條道路之上。

    那位瘦小精干的弟子果然跑的很快,沒多大功夫,便回到了蜀山,匆匆忙忙的拜見王蓉。

    王蓉見他如此慌慌張張,連忙問:“是不是華凌和陸寒又沒有抓到。”

    那位蜀山弟子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說了一聲:“是。”

    “可惡,這兩個賊子不能留。”只見王蓉一臉憤怒的樣子,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

    “稟告王蓉老祖,那二人應該還在旅店附近,他們逃走未過多時。”跪在地上的弟子微微顫顫的說出。

    王蓉聽后,沒有說話,連忙用輕功一躍而起,出了他的房間,化靈力為速度,很快來到了旅店的附近,看到自己家的弟子都在吃力尋找,但前進的速度卻十分緩慢。

    “照你們這個龜速,等你們找到華凌和陸寒,他們兩個人估計都結婚生子了。”黃蓉老祖一臉嚴肅,但話語卻充滿幽默。

    但是弟子們沒有一個敢笑的他們紛紛停下來,站在原地,恭恭敬敬的低著頭,作揖,異口同聲的說:“拜見王蓉老祖。”

    王蓉老祖一拂衣袖,直接飛起,加快速度在旅店上空中尋找人影。

    很快發現了兩個人正在河邊喝水的人,王蓉連忙俯身下去,來到了兩個人的身后。

    華凌和陸寒兩個人渴了,正在喝河水,雖然知道河水并不干凈,可在這人煙稀少,鳥不拉屎的地方也只能大口喝了起來。

    他們兩個人從喝水中的倒影看到了正在向他們一步步逼近的王蓉,說時急那時快,王蓉一掌準備拍在華凌的身上,華凌一個大轉身用自己的手掌正好接下了王蓉的一掌。

    兩個人的靈力相互碰撞,使地上的草紛紛向一邊倒了下去。

    “王蓉,你們堂堂蜀山派的弟子竟然搞偷襲,真丟人。”華凌立刻劈頭蓋臉的埋汰王蓉。

    “別跟我耍嘴皮子功夫,有種,來用靈力上啊!”王蓉一個斜眼瞪著他。

    接著王蓉為了使讓他閉嘴,又連忙使出靈力到自己的手掌心處,她的手掌處立刻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光芒,接著他又推向華凌和陸寒的方向。

    華凌和陸寒紛紛也使出自己的靈力與她抗衡,兩個人的靈力匯聚在一起,發出藍色的光芒,紅色藍色的光芒在半空中相撞。

    一會紅色的光芒更亮一些,一會藍色的光芒更亮一些,雙方靈力不相上下。

    王蓉心想這樣不是辦法,便立刻又逼出自己體內更多的靈力源源不斷地傳送到手掌心處,很快紅色的光芒明顯比藍色的光芒更粗大,更亮眼,眼看藍色的光芒就要被紅色吞噬。

    陸寒和華凌兩個人彼此默契的看了一眼,立刻使勁全身的力量推向王蓉,只見兩個人臉上的青筋暴起,腳下的泥土已經被他們踩出了一個大坑,看起來十分費力。

    藍色的光芒也隨之重新壯大起來,勉勉強強可以和紅色光芒抗衡。

    這時突然來了許多整齊的腳步聲,急促而緊張,突然之間一大波蜀山弟子來到了王蓉身后。

    王蓉立刻笑了起來,大聲喊道:“弟子們,全都給我上。”

    只見蜀山的弟子們通通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一個個發出靈力和王蓉的色光芒很快融合在一起。

    藍色的光芒終于禁受不住了,被紅色的光芒吞噬,華凌和陸寒立刻被擊倒在地,兩個人紛紛口吐一大攤鮮血。

    “活捉回去。”王蓉冷冷的丟下一句話,王蓉料定這二人跑不掉了,便先行離開,把這種拖人回去的小事情丟給自己家的小弟子們。

    此刻陸寒突然強撐著站了起來,又強行逼出剛剛已經消耗嚴重的靈力,在華凌的身子上設下一個屏障。

    “快走。精力養夠了,再來救我,別辜負我對你的信任。”陸寒一字一句的說道。

    接著陸寒大聲叫了一聲,沖向那些弟子,和那些蜀山弟子廝殺起來。

    華凌本想留下來,但一想,陸寒這么拼命就是為了一個人能脫身,華凌起身跑掉,陸寒寡不敵眾被捉了。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