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532章 走一趟,鎮壓四海!

第532章 走一趟,鎮壓四海!

 熱門推薦:
    從女修霍霍的傳統宗門,忽然有一天走出個男子,任誰都頗為驚訝,八個強者瞪大眼睛,目中精光閃動,片刻后臉上色彩紛呈,原本是想取笑羞辱霓霞宗。

    但這青年突然的一句話,將他們直接導入另一層次的驚訝,隨后各個面掛寒霜,瞳孔收縮露出幾分殺意。

    “小畜生,你說什么?”

    “追隨無恨海閣?你這孽障竟敢狂言,哪來的資本和勇氣,是那些臭婆娘的石榴裙在罩著嗎?找死!”

    “登徒浪子竟然進了霓霞宗,區區一個沒有踏入道途的禁臠,也敢在八大宗門面前放肆猖狂,快點認錯饒你狗命!”

    “他……他似乎很像陸寒!?”

    堂堂一宗至尊,連凡夫俗子也敢冒犯,他們的面子不要了嗎,頓時紛紛震怒,正好借此緣由向霓霞宗找回場子。但一具別具風騷的話,猛然如地震般,在幾人之間產生了撼動效應,最后說話的是那個雙手干枯泛藍的老者。

    此人反復掃視對面青年,越來越震驚瞠目,陸寒畫像早已傳遍混坤大陸,但這位根本沒有半點修士的氣息波動,的確是個普通俗子啊!

    經此提醒,方才叱責陸寒的三人被嚇了一跳,仔細端詳片刻后,繼而接連大笑起來,仿佛見到多么荒謬的事。

    ‘這是那陸魔頭?難道無恨海閣是被他用嘴噴死的?哈哈哈哈!’

    ‘哪個俗家的紈绔子弟而已,長得像就能到處唬人啊,老夫還像那諸天神王呢,爾等為何還不膜拜?嘿嘿嘿嘿……!’

    ‘咳咳!或許是哪個墮落紅塵的女修遺腹子,加上易容術巧奪天工,霓霞宗膽敢和那魔頭勾結,不怕整個界面群起攻之,雪上云老虐婆沒那等膽量。’

    每個人都仔細分辨確認,半晌后看向陸寒的神色,再次回到莞爾可笑狀態,就連大長老華月清也面色陰沉,她都產生越來越濃的懷疑,但是已經無法改變,暗自責怪宗主任由這家伙胡鬧。

    “是么?”

    轟!

    乾坤陡然巨變,一團銀芒猛的凌空轟擊而下,在八人頭頂百丈炸開,化為無數鋒刃,將他們周圍的地面,直接洞穿一圈深深溝壑,仿佛畫地為牢。

    僅僅恍惚之間,陸寒渾身已經籠罩在無暇光輝中,如圓月倒掛神祗降臨,全身銀衣素素,黑發飄揚威壓恐怖,無窮氣息將附近空間直接封鎖,天地禁錮萬法不存。

    什么?

    這是……?

    彈指一揮間,上下兩層天!

    簡直驚厥萬古,所有人臉色狂變,八大勢力的代表,猛地抽搐幾下后,滿臉蒼白駭然陣陣,他們真的是看錯了。

    這個青年轉眼間,從凡塵俗子化為戰神,由一息不存到碾壓眾人,斂息則靜若無物,釋放則毀天滅地,盡得法則精髓。

    就在這些人吶吶驚呆,陸寒對準一人彈指轟擊,目標就是頭戴銀紋白玉冠,額頭紫芒頻閃的中年,一縷晨光般的利刃,勃然到達對方近前。

    “大……大膽,我乃乾元宗二長老,你這魔頭……啊呀……!”

    白玉冠中年早已膽顫心驚,最不想看到的情景終于發生了,在陸寒毫不顧忌的出手時,趕緊爆發出一道無限黃芒,身軀頓時消失無蹤,原地出現的是一片玄妙世界。

    百丈大小的迷你領域還未成型,陸寒厲芒已經打在其上,速度和力道無與倫比,眨眼就傳來驚呼,然后一股前所未有的暴壓猛然炸開。

    另外七人再次驚變,沒想到樸實無華的年輕人,眨眼間就變為魔王本色,不按套路出牌說打就打,幸好沒對自己下手,急忙暴退十幾里,暗吐苦水有些后悔,無形中已經把對方言語中傷。

    ‘轟隆隆……砰——!’

    蒼元境布下的領域,自成一絕各分秋色,任何威能打進來,就會被自己領悟的法則扭曲弱化,甚至消失于無形,從而躲過致命打擊,然而白玉冠中年的領域,竟然直接被打爆。

    銀芒卓絕而黃光抵抗,入引爆的溫壓彈,滾滾重壓轟擊四方,巨大的沖擊波,將白玉冠中年猛退出上千丈,臉色出現不正常的殷紅。打破的不知是領域,還是他領悟幾千年的法則神通,一擊將其打的元氣受損,都未見陸寒有什么動作。

    “乾元宗,當初蠻荒圣殿侵犯我飛花島,爾等糾集修士軍團進入邊境二十萬里內,落井下石罪該萬死,現在殺你打打牙祭!”

    陸寒向前跨出一步,驚天威壓再次爆發,一步幾乎踏進萬古,原本僅有五尺半身軀,卻如身高百丈的絕世天神,代表一方天地橫空碾到。

    無限濤濤沖擊波,再次把所有人逼退幾十里,霓霞宗大門前,已經銀光璀璨如天寶出世,滿滿的蕭殺塞滿虛空,每一寸地方都沉重無比。

    一只遮天巨掌,莫名其妙就在白玉冠中年頭頂形成,有千百雷弧跟隨,興奮彈跳噼啪亂響,所過之處留下層層焦灼痕跡,留下無盡滅亡氣息。

    白玉冠中年在急促喘息幾下后,肝膽俱裂瑟瑟顫抖,咬牙切齒來不及咒罵,雙手閃電般劃動幾下,然后狠狠合在一起,每個掌心都緊貼著一張黑紫色靈符。

    ‘噗通!’

    巨掌壓迫而下,白玉冠中年卻不閃不避,怨毒的凝視陸寒,身軀陡然間爆發出強芒,然后就橫空炸裂,大地立刻塌陷十里,深度不知幾許。

    “遁天神符?竟然被邱道歡這廝竟然弄到手了。”

    華月清驚呼一聲,不假思索喊出靈符的名字,驚訝的向遠方天際搜索,根本未見到任何異常,暗自羨慕不已。

    雖然仍舊號稱符篆,卻早已超脫范疇,神妙無比稀世罕見,是性命危急救人的絕佳寶貝,只在二百年前出現過一次,面世不足八張,她聽聞時已經各有其主。

    符篆內有小空間,能將人瞬時裹進去,并且和虛空融為一體,恍惚間已經脫離百里,任何神念根本無用,雙眼形同虛設,眼睜睜看著到嘴的肉失蹤。

    乾元宗二長老邱道歡,面對神通差距有天敵之別的陸寒,一次動用兩張,絲毫不在意二塊靈石的代價,只為了保險起見。

    “這就能跑嗎?”

    眾人吶吶之時,陸寒已經將左手探入虛空,方向卻是讓人意外的正北方,距離八十萬里外,就是中州太玄門的邊境。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大手也憑空消失,僅剩下手腕銀芒灼灼,在高空幾個顫動,接著一陣劃拉般的抓撓,隨即又慘叫聲傳來,讓所有人心神震絕。

    僅僅三個呼吸,就見陸寒大手抽回,拉出的還有一道黃芒,邱道歡的身軀已經千瘡百孔,被強行拖曳出來,幾乎茍延殘喘。

    ‘這不可能!’

    ‘開……玩笑嗎?難道邱道歡買到假貨啦?’

    有人差點癱倒,不可思議看著這一幕,號稱遁天徹底的神符,竟然也無法救命,直接顛覆三觀五常,七個強者瑟瑟發抖。連這都逃不掉,他們面對的代價可想而知。

    “爆!”

    還是那只左手,表面出現幾座迷你紋陣,銀光閃閃緩緩運轉,一把就將逮住的身影攥住,狠狠收縮幾次,冰冷寒音響徹每個人耳膜。

    噗!

    血肉崩碎紅芒瞬閃,邱道歡似乎失去行動能力,根本沒有任何掙扎,那張慘白如紙的臉寫滿絕望,不發一言直到被斬殺。

    一位上玄境中期存在,面對陸寒后如此脆弱,這些人終于明白,蠻荒圣殿為何舉家逃難,無恨海閣為何徹底崩滅,一人踐踏一宗,唯有陸寒能做到。

    君都瑟瑟發抖,恐慌的看著那個青年,片刻前還被嘲笑,如今已經化為殺神,隨后取走任何人狗命。

    “爾等,還可以分頭四散而逃!”

    沒人回應,也不敢回應,盡數低下高貴頭顱,尤其是呵斥過陸寒的三人,仿佛神魂離體百脈已廢。

    陸寒回頭掃了華月清一眼,后者立即上前,對著他密語傳音幾句,很快又退回原地,臉上卻換成興奮和激動,她簡潔的介紹了這七人來歷。

    “八大宗門算什么東西,陸某的狂言仍然繼續,我要在半年內踏遍你們的老巢,允許爾等回去通告,給你們充分的時間準備迎戰!”

    隆隆之音毫不掩飾,如戰鼓激鳴涌入七人耳膜,坐看他們身軀劇烈顫抖幾下,冷汗狂冒瑟瑟不已,但一絲喜悅仍舊衍生,陸寒所言就代表他們可以不死,能全身而退滾回老巢。

    “紫炎宗之譚恒,兌澤古闕之闡五峰,忘憂城主千機子,辱我之罪不可饒恕,陸某要借用你們的壽元一用,爾等只剩百年光陰可活!”

    什么?借用壽元?

    簡直聞所未聞,但是這三人慌若倉鼠,沒人敢質疑陸寒的話,他們竟然嚎啕大哭,盡數跪下凄慘嚎叫的告饒。

    在場女修無不鄙夷側首,尤其化神和元嬰修士,在他們心中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都極其狂傲萬死不屈,此刻瞬間形象大跌,臉上浮現些許茫然。

    原來就算神王道君,甚至萬法之祖,也是怕生死兩茫茫啊!

    然而哀啼無效,陸寒雙手輕輕一揮,面前就出現一條玄冥古圖虛影,上面成河肆虐浩蕩,如一道屏障橫在天宇,無盡陰冥氣息浩浩無極。

    微微感應就讓人亡魂皆冒,元嬰懼怕神魂不穩,似乎就要被汲取抽走,更讓人害怕的是,有一頭陰獸緩緩爬出,幾只兇目掃視片刻,立即就對準陸寒指向的三個目標。

    那陰獸半蛇半龜,身軀百丈頭尾交纏,吞吐冥水丑陋無比,極度陰寒剎那間沖擊四野,三人驚懼異常,一股吸力已經把他們籠罩,若只有百年可活,那和被斬殺的邱道歡有何區別。

    逃?還是靜待受辱?

    “三位仁兄,你們還是忍了吧,若在觸怒他,我們四個恐怕也會被波及,唉——!”

    代表碎星宮的儒生,哭喪臉開始哀求,其他人忙不迭點頭,沒人再敢看陸寒一眼,這魔王實在惹不起,此次前來導致整個宗門都遭禍端,能保一時就不放過半刻鐘。

    頓時有三道怨毒的目光射來,猛然間一聲炸雷,其中一人的威壓爆發到極點,化為驚鴻幾個閃爍,就撲到儒生身旁,背后有藍色光輪浮現。

    “狗賊,若非爾等攛掇,老夫何至如此,今天慘遭打擊,也不讓你們安然離開,拿命來!”

    是兌澤古闕的纏闡峰動了,腦后迸發出一輪黑白炫光,足有三丈大小的鋸齒形輪盤,如凄慘大日冉冉升起,黑色深邃白色耀眼,橫空打出三道拳罡。

    納尼?大大出乎陸寒預料,玄冥古圖虛影幾個浮動,那陰獸即將噴出三縷冥光,這位竟然臨陣反咬,和自己的盟友打起來了。

    略微做個分析,似乎闡五峰也有理由,畢竟兌澤古闕很遠,在南界最東端,當前形勢縱然兇險,距離他們仍舊很遠,尤其是在霓霞宗安然無事時。

    紫炎宗和飛花島交界,北尊神宮又和乾元宗是鄰居,碎星宮西側和南方,就是蠻荒圣殿和無恨海閣,屬于前沿陣地,幾座巨城勢必都會有裹進去的危險。

    ‘砰砰砰!’

    碎星宮的儒生猝不及防,臉色大變抬手招架,大手幻化為巨掌,就接連遭到三次重擊,身軀同時暴退,無盡炸裂的強光中有些狼狽。

    “闡道友,我可沒讓你譏諷陸寒,難道不想聯盟結陣,不為兌澤古闕的安危做打算了嗎?”

    “去你娘的,老夫總算看透,若不去招惹他,還能多存在幾年,爾等竟然都給我設套,該死!”

    ‘轟隆隆——!’

    闡五峰聞言更是大怒,霓霞宗女修無數,本該是陸大魔王最可能掃蕩的地方,如今竟然無恙平和,他們兌澤古闕或許也有生機。

    仍然顫抖的兩人,夢讓感覺一股大力襲來,從玄冥古圖上噴出的黑亮晶絲,閃電般射進頭顱內,然后夢游那般,縱然他們想極力反抗,也只是有心無力,頭暈眼花愈來愈烈,絕望嚎叫一聲昏死過去。

    冥水頓時激蕩起來,上下翻騰若狂瀉千里,在場的人感應到那股幽冥氣息,都感覺恍恍惚惚,似乎在走向無盡深淵。

    。
高手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