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劫天運 > 第四千九百零六章:演兵

第四千九百零六章:演兵

 熱門推薦:
    不過今天似乎不同,在數百氣息里面,我清晰的鑒別出了阮秋水、江寒、趙昱、秦蓉雪、荊辰這幾位,想不到這些大帥級別的居然都在,甚至阮秋水都沒有缺席,仿佛就像知道我今天回來似的。

    “大哥,你怎么來了?”阮秋水一身干練的軟甲,意氣風發。

    而秦蓉雪當年還是她的副將,現如今也是大帥之一了,當然,除了他們,天城還有許多新面孔的大帥,畢竟地域遼闊后,防守面也算是無限大的擴張了,幾位大帥不可能操持整個九重天的防務。

    江寒和趙昱、荊辰在著裝上都是天城的標準大帥鎧甲,氣勢當然各有千秋,倒是趙昱這家伙有中年發福的跡象,和之前看到又有不同,不知道是故意為之還是最近流行。

    “嗯,剛把天劍封印了,來這里看看你們準備這沙盤演兵準備得怎樣了,畢竟臨時可能要在決出五十強后,加入其它勢力的種子選手各三人,所以我來這里親自跟你們說一聲。”我笑了笑。

    “大哥,其它的勢力也加入進來?那豈不是要多個二三十位?”阮秋水驚訝的問道,見我點頭,她說道“也好,反正我也就是個裁判長,就算任務加重,也是荊大帥的事。”

    荊辰一臉苦笑,說道“看來我們的消息對其他勢力而言幾乎變得透明了,早前四皇的官員旁敲臣下說起此事了,臣下并未答應,想不到城主竟開了這口子,既然如此,臣下定然不負重任。”

    “本來是打算推舉下新人的,沒想到竟演變成這九重天熱門賽事了,既然如此,就讓江寒做你副手,與你操辦此事吧。”我看向了江寒。

    “主公,不是吧,讓臣下當荊辰副手?”江寒頓時一臉吃驚,而荊辰也急忙說道“城主,使不得,使不得,江叔叔論私是小侄的長輩,論公是我的前輩,此事臣下不敢領命呀……”

    “有什么不敢領命的?江寒,你可還記得你在天南那會干的事?我是十歲的時候縱橫天下的么?”我兩眼半瞇下來。

    “主公……您可別說了,江寒干就是了!”江寒一臉尷尬的看著我,他已經知道妘牧正是我本人,所以在天南那時候的談判,難免就成了個笑話了,這家伙說我十歲縱橫天下,早早就統治了九重天,也不知道他這老臉是怎么練得這么厚的。

    “哼,嘴上無毛辦事不牢,作為大帥,豈能滿嘴跑火車?”我輕哼一聲,隨后一甩手,就帶著所有的大帥和將官進入這界面。

    大家因為這場賽事是我親自宣布操辦的,當然為了討好我,把這件事大辦特辦,居然到處都是標語,還大費周章的建了好幾個大的場地,我看到這么鋪張,忍不住說道“不過是一場沙盤演兵,如此的大費周章?”

    趙昱仿佛不知道我這話里的意思,連忙說道“老大!咱們兵部這不是多少年沒這么出風頭了么?最近天南用兵,又多是用天之境的大軍,我們這些天城精銳中的精銳,早就頭上長草了,給文官們小看得,簡直如三歲毛孩似的!這不是,老大你這時候一回來立即就想起了我們兵部,特別點名要舉辦一場沙盤演兵,彰顯我軍部威風!我們這些將領一聽,哎喲!這不是要趁機給我們兵部撐腰么!?所以小的立馬就給大辦特辦了!小的還特地動用了以前的老關系,求了齊夫人,告訴了韓奶奶!把這次的財政和科學技術落實下來!”

    “趙……趙大帥!”荊辰一看我臉色不大對,連忙給趙昱使眼色,趙昱這家伙卻還在那說的眉飛色舞,恨不能把這拉幫結派的事情都說出來,驚得他是一頭冷汗,看著我的時候臉色都不自然了。

    我黑著臉,伸手就指著趙昱,正打算罵他幾句,畢竟勞師動眾就算了,能求到齊暖暖和韓珊珊的,能是小問題?絕對還有我看不到的鋪張浪費在里面。

    趙昱也看到我表情不大對,立即捂住了嘴,倒是阮秋水趁我準備數落趙昱的時候站了出來救場說道“大哥,此事有些內情,恐怕趙昱一時半會還沒說清楚,我這里給你說說?”

    “你說。”我看到阮秋水,倒也沒那么火氣了,不過這軍部要把這事弄成全天城熱門的賽事,確實有點插標賣首的意思,有損軍部威名和內斂。

    “此次我們軍部特別遴選了兩三百個戰亂頻仍的界面,這些界面通常都是勢力爭斗極為劇烈,而且曠日持久,兩股勢力遲遲難分勝負,故而讓整個界面窮兵黷武,民不聊生,生靈涂炭近在眼前,所以我們選擇在這些界面的兩個勢力里,投入比賽的兩位軍師,讓他們臨時參與進這界面戰爭之中操持軍隊,以限定的時間內擊敗對方,讓整個界面結束戰爭拉鋸,盡快與民休息,讓和平更快的到來。”阮秋水介紹道。

    “哦?這主意倒是不錯,雖然九重天整體和平,但天城編外的低級界面,生靈仍然戰端不斷,若是如你所說能夠盡快的止歇兵戈,那確實是不錯的想法,只是既然是曠日持久的戰斗,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解決這些紛爭?”我問道。

    “我們遴選的界面,除了具備小妹所的條件外,他們還屬于低維度的界面,時間的流逝較我們這九重天要快許多,故而他們結束這場戰斗,我們觀戰的時候,其實并不會度過太長的時間,而我們九重天的仙家去看這場戰斗,卻又能一目了然,如此是兩全其美之舉。”阮秋水說道。

    “這是韓珊珊的主意?”我問道。

    “大哥,是小妹提出的主意,而韓妹妹拿出了方案,難不成在大哥心里,我都不如她了么?”阮秋水一臉哀怨的看著我。

    “各有所長嘛,你當然在軍事才能中遠勝于她。”我笑道,這才讓阮秋水恢復了笑容。

    不過真沒想到一場沙盤演兵居然能讓他們發展成真實戰爭,這倒是出乎我的預料,其實我的想法原先很簡單,一個桌子大小的沙盤,擺上一群模型互相推演一趟就夠了,再高點的追求,無疑是每人操持百千人的隊伍,依托地形地貌來分出勝負什么的,畢竟這就是考驗下趙京能力的比賽,犯不著勞民傷財。

    然而現在不一樣了,整個比賽升華到了真實戰爭,那可看性就很強了,畢竟直接空投兩個軍師將領,可變因素也會成為影響戰局的變數,對一個將領的要求就更加全面了。

    “即便是雙方形成拉鋸戰,但各方面肯定有輕有重,有弱有強,到時候如何做到公平公正?”我問道。

    趙昱立即站出來說道“老大,這弱的那一方,咱們就給這空投的小將補充擬補戰局的資源呀,至于有利那方,當然就沒這方面的資源了,而除此之外,我們就看雙方的個人能力了。”

    “嗯,那倒是不錯,看來你們已經討論得清楚了,從根本上杜絕了紙上談兵。”我心中也暗自佩服這方案。

    “正是,這次能夠得到我們推舉出來的百名小將,可絕非是一般的將領,都是各方面都很突出的科班小將,當然,為了以示公平,民間參與海選的,我們也給與了一定量的名額,畢竟不能埋沒人才嘛。”荊辰連忙說道。

    我點點頭,說道“你做的很好,我很期待這次比賽,到時候會親臨觀戰,以見識這一代天城將領的風采。”
高手一尾中特料